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返回顶部
admin 16管理员

此人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 突出贡献

    长期对论坛的繁荣而不断努力,或多次提出建设性意见
  • 荣誉管理

    曾经为论坛做出突出贡献目前已离职的版主
  • 发帖33716
  • 主题11289
  • 粉丝20
  • 关注0
大家都在看
相关推荐
开启左侧

[4月试阅] 可乐《绿茶小姐十分甜》

[复制链接]
admin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1-4-13 13:20:42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xoImD0_l.jpg

出版日期:2021年04月09日

【内容简介】

绿茶小姐人前清纯无害,人后心机深重
冯萃岚就是女生圈子里公认的绿茶小姐
说她靠着美丽的皮相,开口就娇声嗲气勾引男人
真是够了!她从没想过要招惹谁,都是别人招惹她
为什么每一次受罪的人都是她?
在外人眼里她的感情世界或许多彩多姿
她却坚守着最后一道防线,不乱搞男女关系
只期待有一天,会遇上一个懂她、宠她的男人……
原以为这是奢望,直到叶静雄的出现
他不像其他人光看表面,就把她贴上绿茶婊的标签
对像受到诅咒、长年被误解的她来说
他的温柔有如荒漠甘泉,瞬间滋润她枯竭的心
最重要的是,他既没有女友也没有老婆
不会有某个女人跳出来,指着她破口大骂
这个男人……她要定了!
说她爱抢男人?那她便藉着酒意扑倒他「这样那样」
没想到却引来了一场荒腔走板的「灾难」……



  第一章

  周末的大卖场,因为圣诞节即将来临,应景的音乐、摆饰,让不下雪的台湾也感受到浓浓的节日氛围。

  叶静雄推着购物车,被烘焙原料区的新产品给吸引,拿起一包面粉,仔细阅读包装背后的商品详情。

  发现他顿住脚步,他的身旁,年仅十五岁的女孩,冲到另一区的货架上,扫下一包包饼干后放进购物车。

  叶静雄回过神,看着穿着宽大的恤、牛仔裤、球鞋的小女孩一眼才开口,「干嘛?」

  「什么干嘛?」叶静杉将大包装洋芋片放进购物车里才问。

  「不是让你跟来买零食的。」

  叶静杉扁嘴啧了一声。「顺便不是吗?」

  「是。但……你不是在减肥?」

  这让人不想面对的问题让她愣了两秒才不自在的开口,「圣……就圣诞节的备粮。」

  「那也不用备那么大包。」说完,叶静雄放下手中的面粉,走到饼干区,把那几包大包装的洋芋片放回货架,犹豫了两秒,换了一包正常尺寸的包装。

  她伸长手、踮高脚才勉强抓到哥哥的手腕,无奈她的动作还是不够快,眼睁睁看着心爱的大包装洋芋片被放回货架,换了包让人看了都空虚无比的小可怜。

  叶静杉恼跺着脚。「叶大雄你怎么回事?不知道这类饼干看似又澎又大包,但其实里面有一半是空气吗?」

  不似妹妹气急败坏的模样,叶静雄淡定而沉稳,不急不躁的开口,「对一个想减肥的人来说,小包装加空气,解馋又不过量,刚刚好。」

  虽然知道哥哥说的是事实,但到底有谁会在美好的假期实施没人性的减肥计划啦!

  她瞪大着眼,悻悻然的指着他,「叶静雄,你活该当了三十年的单身狗!你这机车的个性再这么维持下去,注定孤独终老!」

  他咧嘴笑,「反正有你养我。」

  「我懒得理你!」

  父亲在哥哥大五那年出车祸离世,而母亲两年前改嫁,她选择和哥哥住在一起,守护父亲留下的面包店。

  她和哥哥年纪相差十几岁,这几年相依为命的日子,他代替了父亲,扛起一家之主的责任,照顾她,守护她,疼爱她。

  她总说,哥哥如果娶不到老婆,她会把他当老爸一样伺候。

  这是兄妹两人的约定。

  叶静雄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发,「那你可得多在咱们家的面包店打工,才能跟我一起守护爸爸的心血,让哥哥多赚些钱养老,不用麻烦你养。」

  她没好气的横了他一眼。

  兄妹两人的感情都是内敛的,这种关爱彼此的话基本上是不会成天挂在嘴边的。

  叶静杉直接转了话题。「先说好了喔!圣诞节我跟同学约吃圣诞大餐。还有元旦……」

  没等她说完,叶静雄没好气的打断她的话。「知道知道,你哥我靠你帮忙,还不如请个工读生比较……」

  他的话才到嘴边,却在眼神不经意的流转间发现,一张久违的、熟悉的漂亮脸庞映入眼底。

  几乎是一瞬间,惊诧伴随着许多年前的回忆,倏地涌上脑中─

同学大胖语重心长地开口:「叶大雄,你是因为康舒允被个大叔把走打击太太,所以脑袋秀逗了吗?」

  「那是上学期的事了……」

阿福拍拍他的肩,「那也不应该是冯萃岚……这一型的,我们驾驭不了。」

  「但……我觉得她挺不错的……」

  「不错个屁。你知道她有几个男朋友吗?你知道她是女生圈子里出了名的绿茶小姐吗?」

  「绿茶小姐?」

  大胖一脸同情的看着他说:「兄弟,就说你单纯!连绿茶小姐是什么都不知道。」

  他一脸茫然。

  大胖好心为他解惑。「除了绿茶婊以外,还有龙井婊、咖啡婊、红茶婊、奶茶婊、茶水婊。此五婊乃女生圈子最厌之最。」

  叶静雄原本就有点不明所以,被他一解释,整个人更加混乱的露出茫然的表情。

  阿福好心的做了更深入的解释。「总之,刚刚大胖说的这几款女人,泛指异性缘超好、看似清纯,但其实超有心机或超做作的女人。」

  「那……跟红茶、绿茶有什么关系?」

  大胖和阿福对看了一眼,同时拍拍他的肩。「反正拜托你,换个人喜欢,别喜欢冯萃岚就对了……」

  这是大五那一年,他和本名周振虎和秋学福两个好友的对话。

  他已经忘了自己当年为什么打消了追冯萃岚的念头,却没忘记她的模样,也因为这样,他才会在毕业这么多年,将近十年的岁月流逝,见到她的一瞬间,一眼就认出她来。

  虽然……她的模样有一点小小的变化。

  就发型不一样,脸上有着淡妆,直长发变大波浪长卷发,一样纤细柔美,充满惹人怜惜的楚楚可怜感。

  不知为何,再看到她的那一瞬间,心跳怦动得像是要跳出胸口。

  他正想开口喊她,却听到一声尖锐、饱含怒意的声音由后方挟带着惊人的气势传来─

  「冯萃岚,不要脸的绿茶婊!」

  伴随着怒意,女人将手中那一大罐可乐,朝着冯萃岚的方向,狠狠的砸了出去。

  「小心!」

  叶静雄眼明手快,将女人护在他的怀里,铝罐可乐的瓶身直接砸在他的肩膀,掉在地上滚到一旁。

  似是没料到会有人突然冲出来,失去理智的女人吓得怔在原地,瞬时做不出反应。

  叶静杉原本还对哥哥抱有不满,见这状况,立即挺身而出。

  她单手叉腰,一手指着对方扬声质问:「这位太太你发什么疯,做什么砸我哥哥?」

  小女生年纪小归小,气势十足,加上女人砸错人原本就有些理亏,支吾了半天才开口,「谁、谁让他突然冲出来的!」

  「不管砸谁就是不对,请你道歉!」

  女人恼窘得面红耳赤,才想开口道歉,却发现那对男女在两人说话的同时,消失了

  「咦……人呢?你哥哥和那个女人呢?」

  叶静杉转过头,发现哥哥与刚刚那个女人真的不见了。

  这也太奇怪了?

  女人见她那模样,好心提醒。「你可小心一点,刚刚跟你哥哥在一起的女人贱……」见眼前的小女生年纪不过十五、六岁,女人打住话,酌量了一下才再开口,「总之,管好你哥哥不要招惹那个女人,被她沾上的男人没有一个是有好下场的!」

  叶静杉听得一头雾水,却没打算理解,毕竟她根本不认识她们两个。

  现在她更关心的是,哥哥跑哪儿去了?

  「叶大雄!」

  叶大雄本名叶静雄,因为名字和「哆啦梦」里的主角叶大雄的译名只差一个字,因此同学都误以为他的本名就叫叶大雄。

  在大学时期,他就是顶着一头很有日本男星才能驾驭的齐眉卷发,戴着一副黑框眼镜,带着点自然不造作的文青气质。

  因为他的名字以及外型让人印象深刻,就算毕业那么多年没见,她还是一眼就认出他来。

  她会认出自己让叶静雄颇感讶异。

  「没想到你居然还记得我。」

  「你不也是一眼就认出我了?」

  因为初见那一刹那脑中涌现的回忆,叶静雄尴尬笑开,连忙转移了话题。「你没事吧?那个凶女人是谁?」

  想起前一刻的状况,冯萃岚敛住脸上的笑意,自嘲地扯了扯嘴说:「是同事的老婆。」

  「同事的老婆……」他想起许多年前同学的告诫,脑中自动上演各种可能的想像。

  叶静雄打住话,微蹙眉,脸上的表情被黑框眼镜遮掩,让人读不出他此时的心情,更别说他的想法了。

  他会怎么看她?

  像其他人一样,光看表面,就帮她贴上绿茶婊,坏女人的标签吗?

  想起这个可能,她原本就不怎么美丽的心情直接荡到谷底,自我厌恶的感觉跟着涌上心头。

  她暗暗在心中自我调侃─

  冯萃岚啊冯萃岚,别人怎么想怎么看你又有什么关系呢?是大学同学又如何?

  不懂你的人,永远看到的只是这一身美丽的皮相,以及光开口,发出与生俱来的娇声嗲气,就被认定是做作精的一面。

  大学时,叶静雄就被同学列为最佳男友人选,相貌中上,个性沉稳细腻,喜欢他的女人多着去了,说不一定老婆都娶了……

  想到这个可能,她暗暗打了个寒颤。

  她,恶名昭彰,还是别再和任何人牵扯上任何关系比较好。

  定了定心思,冯萃岚朝他扯出笑容。「真的很抱歉,今天连累你帮我受了罪。」话落,她拿出名片递给他,却又想起自己今天已经办了离职,索性拿出笔圈起手机号码。「你回去看看有没有受伤,如果需要医药费赔偿,再把你的帐户给我,我会负责的。」

  「砸那一下需要什么医药费?」叶静雄接过名片,看着上头的资讯,好奇地问:「你现在做宠物美容?」

  没想到他会仔细看名片,冯萃岚心中涌上一股说不出的奇怪感受。

  「那是之前,我已经离职了。」

  他应了声,拧着浓黑的眉沉默了片刻才开口又问:「需要送你回家吗?刚刚那个很凶的女人会不会又跑去骚扰你?」

  因为他这句饱含关切的话,冯萃岚那一颗躺在谷底、伤痕累累,奄奄一息的心瞬间复活沸腾了起来。

  这对像被诅咒、长年被误解的她来说,有如荒漠甘泉,瞬间滋润她枯竭的心,让她掩不住激动的哽了嗓。

  「你怎么知道……不是我骚扰她?」

  「你看起来不像是会骚扰别人的人。」

  冯萃岚管不住笑了出来,才想开口,却看到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女生朝他们的方向跑来,嘴里高喊着─

  「叶静雄,你怎么可以丢下我跟别的女人跑了!」

  完全没想到妹妹会在大庭广众下,不知节制的喊出这样的话,叶静雄面色微赧的看向身旁的女人。

  「抱歉,我妹妹年纪还小……」

  她摇了摇头,表示不在意。

  叶静雄说完,看向气呼呼的妹妹扬声提醒。「别跑!」

  「好不容易找到你,我不跑快点拽住你,再让你丢一次包,是傻子吗?」叶静杉边跑边说。

  叶静雄忍不住笑了出声。

  冯萃岚发现他看着自己妹妹的表情,充满温柔宠爱,嘴角的微笑像是拥有无止尽的包容,那模样深深触动她的心。

  真好,有这么个人这么宠着自己真好……

  她不禁想,总有一天,她会遇上一个懂她、宠她的男人,是吧?

  星期一,让全世界上班族提不起劲的忧郁一日终于结束,下班的人潮车流,彷佛感染了那份愉悦,节奏鲜明而欢乐。

  冯萃岚坐在便利商店旁的露天座椅,麻木的看着人群,看着拎着公事包的上班族、跟同事笑着、讨论着等等要去吃什么,心头涌上难言的怨愤与浓浓的郁闷。

  曾经,她也是这么快乐的上班族,可为什么……又是只有她要承受这样的结果?

  她郁闷不已,仰头灌了口啤酒,才发现酒早就被她给喝完了,半滴都不剩。

  无来由的,一股气涌了上来,她受不了的嚷嚷:「搞什么?连你们也跟我作对?」

  她纤纤玉手一挥,几罐摆在桌上的啤酒啷掉了一地,吓到正巧经过的几个女人。

  「没事吧?才几点就喝开了……」

  「似乎还长得挺漂亮的……嗑嗨了吗?」

  「别八卦啦!小心好奇心惹来麻烦……」

  伴随着女人匆匆而过的高跟鞋与对话声,喝了几分茫的冯萃岚不禁一阵委屈地嘟哝。

  「你们懂什么……根本就不懂……」

  她噙着泪,把啤酒罐一个个捡了起来丢到垃圾桶,才拎着包,脚步沉沉晃晃的离开。

  她走进熙攘人群里,漫无目的的走着走着,无意识的转入某条巷子,直到撞上了个人。

  冯萃岚是看着路,却是处在心不焉的恍神状态。

  也因为这样,她毫无预警地撞上前面那一堵肉墙,加上几分醉意,那一撞,她没站稳,往后连倒退了好几步。

  「没事吧?」

  伴随着低沉的男声,一双强而有力的厚实大手及时拉住她的手腕,免去她踉跄跌倒的窘况。

  她稳住身体,觉得对方的声音有点耳熟,却一时之间想不起来到底在哪里听过。

  男人就杵在路灯下,亮晃晃的灯光洒落,在他身上形成阴影,让人看不清他的五官。

  她微眯着眼打量了好久也看不清楚,索性放弃,于是用力地扯回被男人抓住的手腕。

  「没、没事……对、对不起,谢、谢谢……」

  「冯萃岚,你喝酒了喔?」

  咦?男人怎么知道她的名字?

  冯萃岚原本已经放弃看清楚男人的模样,却因为这句话,再度微眯眸,凑近打量。

  没想到她会突然靠近,近到他都可以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酒味以及体香交混在一起的味道。

  叶静雄毕业后便继承父亲的面包店,虽说从小耳濡目染、店忙时帮忙揉面团,做做面包,但还谈不上专业。

  抛弃本科去学做面包,加上妹妹年纪还小,母亲陷在丧夫中的打击,让他根本没心思也没时间去经营自己的感情。

  谈了几段无疾而终的爱情,让他以为自己已经成为绝缘体,却没想到,他还是轻忽贺尔蒙的威力了。

  女人身上的味道以及手腕上滑腻的肤触让他微微走了神。

  「啊!这不是叶大雄吗?」

  他回过神,心底微讶,庆幸她没醉到认不出他来。

  「对,我是叶大雄。」

  认出是熟人……不,应该不能算太熟,但至少是曾经熟悉的同班同学,还是那个不久前给她温暖的人,她感觉心头那一股无人可倾诉的委屈,拚了命的涌了上来。

  「怎么这么早就喝酒了?你……没事吧?」

  冯萃岚近近的看着他脸上明显的忧心,无法抑制的情绪涌动,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完全没有想到她会突然哭出来,叶静雄心慌意乱,下意识地就将她揽进怀里,笨拙的轻轻拍着她的后背。

  「你你你先别哭,有什么我可以帮得上你的地方,你不用客气,尽管开口,我能帮就会帮!」

  冯萃岚抓住他的衣领,感觉他厚实胸口散发出的温暖,彻底瓦解了她一直强撑着的情绪。

  「我……呜……根本没想过要招惹谁……都是那些、那些男人……自己来招惹我……但为什么每次受罪的都是我?

  「我的工作……我很喜欢我的工作……做错的是他,凭、凭什么走的是我?还要耍阴招……抵、抵制我……让我找不到工作……还、还让我被他女朋友误会……我、我才不是那样……呜呜呜……为、为什么?为什么我老是会遇到这种事?」

  她抽抽噎噎说着,泪水、鼻水和说出的话糊在一起,他得很用心才听得清楚她说了什么。

  听起来像是感情问题……但她像是受欺负、委屈的一方。

  叶静雄想起那天在大卖场遇到的女人,想起她脸上强挂的笑容,又因为她的声线偏娇软,委屈诉说的语气,愈发显得嗲声嗲气,可怜兮兮。

  他的心软得一塌胡涂,却不知该说什么安慰她。

  要命的是,她陷在自己的情绪当中,哭得唏哩哗啦,四周虽然已经是进入住宅区的巷子,加上是晚餐时间,街道上几乎没有行人,却还是让他感到心慌意乱。

  「好,我知道,你……你、别哭,别哭……」

  不知为什么,他愈安慰她哭得愈凶,这让不擅长安慰女人的他更加手足无措,更加笨拙。

  「你不懂……所有的人都不懂……不懂……」

  叶静雄觉得胸前的布料湿了一大片,她一时之间又控制不了情绪,他多怕突然冲出一个街坊邻居,误会他对她做了什么天理不容的事。

  心一横,他将她打横抱起,往自家面包店的方向走。

  因为醉意,加上情绪失控的嚎啕大哭,冯萃岚全身最后一丝力气像是跟着用尽似的,直接瘫软在男人温暖宽大的怀抱里。

  也许是处在情绪绷溃的状态里,她居然觉得此时这个怀抱,是这么多年来,唯一一个让她感到万分眷恋的怀抱。

  她太累,而这样的感觉太美好,甚至可以不管她其实跟这个多年前的同班同学非常不熟。

  叶静雄抱着她,只有一个想法充斥在脑中─

  她好软好热好香,感觉就像刚出炉、仍冒着热气的柔软面包,美好的让他想张嘴咬一口。

  这想法莫名的让他感觉全身热烫热烫的,彷佛身体的血液被一把突然冒出的火,加热沸腾着。

  他原本就因为怀里的女人感到手足无措,这一刻更是因为这莫名的情绪莫名骚动难安。

  他连做了好几个深呼吸平复内心诡异的感觉,加快脚步,由店旁的楼梯直接上了住家的二楼。

  在开门时他竟然觉得有些庆幸,今天妹妹因为考试,跑去她的闺密家念书兼过夜。

  否则这会儿看他抱了个女人回来,不大惊小怪,拽着他探八卦才怪?

  叶静雄边想边开了门,进门后直接把她抱进客房,心里想着,就暂时借她个地方醒醒酒。

  等她的酒意退了,他再帮她叫计程车送她回家。

  心里的想法一定,他抱着她进了客房,将她放上床,准备起身离开,却感觉女人突然伸出手抱他。

  「别走!」

  美好的温暖骤失,难言的冷寂袭来,冯萃岚急忙伸手抓抱住。

  在毫无防备的状况下被她这伸手一抱,他整个人顺势压在她身上,因为惊讶而微张的嘴,不偏不倚的贴在她嫩嫩的唇上。

  女人唇上软嫩的触感袭来,感觉好得不可思议;而她曲线柔软的娇躯,像是天生契合似的,完美的嵌合进他的怀抱当中。

  这样彷佛专属于他的感觉前所未有,加上女人柔软身躯所带来的柔软诱惑,让他内心蛰伏多年的凶猛欲望与理智正拉扯、角力着,忘了拉开两人间过分亲密的距离。

  感觉他精实的身躯压在身上,热烫的唇贴着她的,呼出的灼烫气息缠进她的呼吸的亲密,莫名的勾挑起她内心的骚动。

  身体充斥着难言的渴望,她捧住他的脸,主动吻他的唇。

    ☆☆☆   ☆☆☆   ☆☆☆

  她的吻热烈而青涩,动作笨拙却执意啃吮着男人坚毅的唇部线条。

  那感觉,就像一只爱撒娇的小萌犬,热情趴黏在心爱的主人身上,舔得主人满脸口水。

  叶静雄还陷在天人交战的拉扯当中,却突然感觉她柔软甜嫩的肆意纠缠,惊诧万分的瞪大着眼。

  「唔……」

  她真的有醉成这样?

  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感觉自己像被只爱撒娇的小萌犬舔得满脸口水,他心神一荡,一股热烈澎湃的渴望强烈涌上。

  理智催促着他推开她,但她却主动伸出小舌描绘着他的唇瓣,很快的,伸进他微张的嘴里,纠缠他的舌头。

  她的吻青涩,滋味却甜得让他的气息渐渐变得粗重。

  叶静雄知道他不该纵容这样的情况继续下去,用仅存的最后一丝理智,捧起她的脸,拉开彼此相贴的唇。

  他微喘着气,勉为其难的挤出声音。「冯……唔唔……不可以……」

  多年来,因为自己过分的善良,她没办法坚定的拒绝那些对她示好的男人,以着大家都是朋友的方式,接受和对方逛街看电影吃饭的邀约。

  也就是因为这样,给了对方有机会追求她的错觉,更让人觉得,她是一个有很多男朋友,不断招惹男人的错觉。

  其实,她根本就还没遇上真正喜欢的人。

  今天,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明明没那么醉,却莫名的醉在老同学的温柔当中。

  她渴望被抱,渴望被他亲吻,渴望与他更加亲近……但他却推开了她,拒绝了她……

  不是说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吗?

  不是说女追男隔层纱吗?

  为什么她都主动了,他还可以如此理智地说不可以?

  「你……也不喜欢我?」

  她用彷佛被嫌弃的难受表情凝着他,发出委屈至极的呜咽。

  她的声线原本就是让人难以招架的绵软,一带上情绪,有哪个男人可以硬下心肠对她说一句硬话?

  叶静雄苦恼的推了推眼镜,「不……没有不喜欢……」

  「那你为什么不抱我?不亲我?」

  面对她委屈的控诉,叶静雄明明没错事,却有做错事的理亏感,结结巴巴开口,「我们……好像没到熟到可以做、做那些事的地步……这、这样……不、似乎不─」

  他的话都还没说完,却发现女人似乎迳自解读他的话,再度扑抱了上来,堵住他的嘴。

  叶静雄从来都不知道,在男女关系里,女人一旦采取主动,根本所向披靡。

  「冯……萃岚……等、等等……」

  他勉强挤出声音,还没推开她,却发现她一双纤纤玉手已经去解他的休闲裤扣子。

  发现她的动作,叶静雄吓得魂都快飞了。

  她明明看起来没很醉,怎么行为大胆到完全不像她?

  他火速抓住她的小手,白皙的面皮已经染上惊慌的赧色。「你冷静!我们、我们真的不可以!」

  「你有老婆?」

  「啊?」这天外飞来的一句话叫他一愣,一意会过来,立即慌声回答,「我、我还没结婚!」

  「女朋友?」

  也不知是因为醉意还是情欲,她一张酡红的清雅脸容艳丽至极,美得蛊惑他最后一丝丝理智,让他心神晃荡。

  「没、没有。」

  听到他的回答,冯萃岚扯开一抹感动的微笑,「真好!」

  这样就不会有某个男人的女人蹦出来,指着她,把能用上的、难以入耳的形容全丢到她身上。

  这个男人……她要定了!
0 0
分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书斋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