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返回顶部
admin 16管理员

此人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 突出贡献

    长期对论坛的繁荣而不断努力,或多次提出建设性意见
  • 荣誉管理

    曾经为论坛做出突出贡献目前已离职的版主
  • 发帖34828
  • 主题12373
  • 粉丝48
  • 关注0
大家都在看
相关推荐
开启左侧

[1月试阅] 可乐《王爷轻点宠》

[复制链接]
admin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3-5-11 21:00:45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112512dekobdn3m22z666u.jpg

出版日期:2023年1月6日

【内容简介】

眼前一道光!是穿越?还是幻觉?
现代外科医生谷以薇,不慎发生死亡车祸
醒来後身体竟然完好无缺,却是压在──
英挺霸气、阳刚正气型的古风猛男的身上?!
四周古色古香,像是某处搭起的拍片现场
还有一群不逊主角演技的奴仆临演,对她面露担忧
谷以薇顿时明白了,原来她成为穿越大军的一员!
眼前一脸不耐的猛男,据说是原主的丈夫朔王鹰凛
在军营的日子比在家多,生生把新婚娇妻熬成深闺怨妇
可怜原主好不容易怀上孩子,却在孕中就夭折了
此後郁郁寡欢走不出丧子之痛,天天失魂落魄……
谷以薇这个新版朔王妃有着现代女性独立自主的思维
但让人郁闷的是在这出嫁从夫、以夫为天的古代社会
女人一生的幸福全系在丈夫身上,即使王妃也不例外
当他想上床,她也没有资格说不!
不仅屈服在自己(陌生)丈夫的淫威下失了身
还渐渐享受起他淫声浪语下的孟浪行径……


  第一章

  「嗯哼!」

  一抹由胸腔发出的痛哼落入谷以薇耳底,将她彷佛浸在一片墨色泥泞的思绪给拽了出来。

  她睁开眼,映入眼底的是郁郁葱葱的蓊郁绿意,一时恍了神。

  这是哪里?这麽多树……不对,她怎麽可以把眼前的景物看得清清楚楚?她记得自己流了不少血,血流过眼睛,让眼前的事物都彷佛浸淫在一片血色当中。

  她疑惑地伸出手,肿痛的感觉让她倒抽了口气,但血量却不似她记得的那麽可怕。

  为什麽?

  「没事……还打算这麽压着吗?」

  听到低沉、冷硬的男嗓传来,谷以薇猛地拉回思绪,赫然惊觉她似乎是压在某个人身上?

  这到底是怎麽回事?

  她记得自己出了车祸,车子似乎被撞翻了,大量的血流出,以她身为外科医生的专业判断,她预估失血量绝对超过百分之二十了。

  所以她出现了头晕、手脚冰冷、血压降低、无力等等现象。

  但此刻她却觉得那些感觉消失了。

  这当下,除了觉得额头肿痛的感觉,她没有那些自己可能面临生命危险的生理现象……

  她的思绪还没理清,那同样冷硬的声嗓再度传来,打断她的思绪。

  「够了!」

  鹰凛难得回府,一回府便察觉由花园传来的骚动。

  抓了个下人问了才知道,是他的妻子闹失心疯,恍恍惚惚就爬到花园的假山上杵着。

  园子里的假山是由叠石工匠选用御赐的太湖雪石砌叠而成,犹如崇山峻岭的缩景。

  当家主母就这麽杵在高处,彷佛风一吹便会跌坠而下,吓坏了一屋子奴才。

  鹰凛等不及府中护卫赶去将人救下来,轻点足尖,眨眼工夫便来到花园,适时捞住那往下坠的纤影。

  他救到人了,未料气都还来不及发,他这救妻的英雄因为着地的脚踩着女人丝滑的布料,一个踉跄,倒地。

  谷以薇的注意力终於被拉了回来,发现自己身下压着个男人。

  她完全搞不清楚为何会演变成这状况,却还是愧疚地起身问道:「抱歉抱歉!你没事……」

  话还在嘴边,但谷以薇眼底映入眼前男人的模样,错愕的张大嘴,怔住了。

  男人的面部轮廓刚俊,英挺霸气的双眉浓如墨,双目炯然,鼻梁挺直,唇线分明,是模样阳刚正气型的男子。

  只是……他怎麽会是这身古装装扮?

  她是误闯入哪个cosplay的现场……不对,瞧瞧这古色古香的园林景致,更像是某处搭起的拍片现场啊!

  但不对啊!她失去意识前的记忆是,她出了车祸……

  不知为何,谷以薇打了个冷颤,脑中窜出了个想法。

  她……不会是穿越了吧?

  这念头一浮现,她立刻甩了甩头,把这太怪力乱神的想法给甩掉。

  鹰凛起身,尚不及拍去身上的尘土便瞧见他那一脸忧心的妻子僵在原地发呆,两道斜飞的浓眉在眉心揪拧成结。

  他的妻子是太后的侄女,是他远征鄂渊扞卫疆土後,父皇亲赐的亲事。

  郁家闺女饱读诗书,受御医爹亲的影响,略懂医术,模样灵秀脱俗,才德兼备,不骄矜,言行端正,是正室的最佳人选。

  他心系疆场,脑中只有保家卫国的想法,娶谁都无妨。

  综观看来,这女子是成为正妻的上选,他更不好拂逆父皇的赐婚,便将人给娶了。

  无奈两人聚少离多,感情比他在营中的下属兄弟还淡,在她好不容易怀上孩子後,却连生下来的机会都没有就这麽折了。

  那之後,她一直郁郁寡欢走不出丧子之痛,身子状况大不如前,就算进了珍贵的药材也不见起色。

  片刻前,若不是他赶到,阻止了她可能失足坠下假山的可能,人是不是就这麽没了?

  思及那个可能性,鹰凛抑不住内心的情绪,松开扣住她的手,冷声喝道:「香儿、芹儿,把你们主子带回屋子里歇息。」

  他这一声沉喝并不严厉,但那气势却足以让两个丫鬟吓得脸色发白,惊抖得如秋风中的落叶。

  可受到惊吓的不只是那两个婢女。

  谷以薇脑中的思绪因为眼前的一切,疯狂翻转。

  不是幻觉,她真的穿越了,可为什麽会有这麽匪夷所思的状况发生在她身上?

  她只是出了车祸啊!

  谷以薇还理不清思绪,便感觉那两个丫鬟装扮的女子,焦急万分的上前来搀扶她。

  「王妃,让奴婢先扶您回屋子。」

  郁兰灵不仅是太后最疼宠的侄女,还是最被皇帝重视的皇子的正妻,这般尊贵的身分,只消用一个看顾不周为由,就能让她们掉脑袋了。

  谷以薇当然不会知道两人有多惊恐,只盼着能有谁来解开她脑中的疑惑,更让她惊恐的是,这到底是历史中的哪个朝代?她又怎麽回去现代啊?

  还有,她怎麽变王妃了?

  一时间的冲击将她的思绪搅得混乱,却无法不察觉自己此时有多矜贵,瞧瞧那两个搀着她的丫鬟脸上凝重谨慎的表情,让她挺不自在的。

  「呃……有劳了,我其实挺好的,可以自己走。」说着,谷以薇轻轻扯开扣在手腕上的手。

  岂料,她只是动了一根手指头,两个丫鬟反而将她拽护得更紧。

  「王妃,有什麽话咱们回屋子再说。这回您没受伤,王爷没发火,没追究,奴婢都要感谢菩萨保佑了。」

  「对对对,王妃可别再捋王爷虎须了,硬碰硬,没好处啊!」

  谷以薇听着两个丫鬟在她耳边的叮嘱,看着眼前的情景,一颗心直坠谷底。

  眼前那可是真真实实的绿瓦粉墙,精雕细琢的亭台楼阁,再细瞧,园中花木扶疏、怪石嶙峋的假山流水,入眼皆是幽雅宜人、古色古香的景致啊!

  就算是剧场造景也没办法做到这样精细的程度,也让她更加确认自己真的穿越了。

  只是……难道是因为车祸的撞击太大,才让她穿越的?!

  结合两个丫鬟释放出的讯息,她猜想自己是魂穿到某个朝代的王妃身上。

  谷以薇觉得自己快崩溃了,才想进一步确认,却突然感觉有人掐了掐她的手心。

  「王妃,王爷好不容易回来了,您可不能再这麽消沉下去啊!」香儿见主子依旧是一副恍惚模样,忧心忡忡的开口劝道。

  一旁的芹儿跟着附和,「就是!先别说馨小姐年纪还小,需要娘亲。王妃您现下需要的是拢住王爷的心,快点再怀上个自己的孩子……」

  谷以薇知道这一时半刻间没办法好好研究自己为什麽穿越、怎麽回去上头,只能乖乖的认清自己此时的身分。

  她忍不住问:「馨小姐……哪位?」

  听到主子的疑问,两个丫鬟面面相觑,随即露出忧心忡忡的表情。

  鹰馨小姐是王爷在首次出征凯旋归来後,一夜贪欢宠幸的侍婢,隔年便为他生下了个女儿,无奈福薄,享不到三年福便病殁了。

  於情於理,鹰馨就由王妃抚养,但因为主子自身的状况,根本无力将心思放在那不是自己的骨肉身上。

  只是完全忘了,也太令人费解了。

  看到丫鬟们诧异的眼神,谷以薇心底一阵慌地敲了敲自己的脑袋,「瞧我,脑子……还浑糊着,问这什麽奇怪的话?」

  两个丫鬟不疑有他,香儿语重心长的开口,「所以王妃更该好好养身子才是。」

  芹儿点头应和,接着问:「有听说王爷这次会留多久时间吗?」

  「德胜说是十天半个月跑不掉,但没准儿明儿个就走也不一定……」略顿了顿,香儿意有所指地瞥了主子一眼。

  谷以薇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却无法不注意到两个丫鬟同时看向她的目光。

  她无奈的看着两个丫鬟,想开口,竟然有一种千头万绪,不知该如何细说的感觉。

  难道可以告诉她们,自己忧愁是因为莫名其妙穿越到一个不属於自己的世界吗?

  但想也知道,这话根本不能说啊!

  只是如果不说,那些话如鲠在喉,让她觉得难受极了。

  见主子恍然的模样,香儿忧心忡忡地嘟哝,「主子可有把奴婢的话听进去啊?」

  谷以薇还在思索该怎麽应对,突然头部一阵剧痛袭来,瞬间就将她的思绪拉进沉黑的浑噩当中。

  「王妃!」

  她听到丫鬟们紧张的呼喊,脑中只浮现一个想法。

  「我叫谷以薇……」

  无奈她连发出声音的能力都没有,只能任由那股力量拉着她不断的沉下,再沉下……

  夜幕低垂,刚掌起灯的院落一片灯火通明。

  没有人知道,那亮晃晃的烛光落在谷以薇的眼皮上,像是被抢救时,落在脸上刺眼的强光。

  眼前一片迷茫,她却可以听到医护人员在抢救时的紧急声响回荡在耳边。

  这分秒必争抢救人命的画面是她还在急诊室时的日常,但谷以薇清楚知道,此刻被抢救的人是自己。

  她浑身都很痛,甚至可以听到肋骨在急救时被压断的声音。

  但很快的这样的恐惧与感觉都远离了,她感觉轻飘飘的,有种彷佛随时会被风给吹走的感觉。

  怎麽办?会飘去哪里?不受控的感觉让她心头涌上前所未有的恐惧。

  但几乎是下一瞬间,她发现自己的视力恢复了,紧接着她看见手上的银镯发出闪烁银光。

  那是她上个月休假时在古玩店买的一只古银镯,老板说她眼光好,说这只银镯会带给她好运。

  它真的能带给自己好运吗?

  她恍恍的想,这时一股力量袭来,将她整个人吸进那只古银镯当中──

  「啊!」

  那感觉太诡异,谷以薇尖叫着醒来,一睁开眼,看到床边锦织的垂帘,心一惊地弹坐起身。

  「竟然还在这里……」

  守房的丫鬟听见了动静,连忙进了内间准备伺候王妃。

  当垂帘被掀开,谷以薇对上丫鬟的脸,不由掩面呜了一声。

  醒来後她还奢想,这一切只是自己做了一场很真实的梦,睡了一觉,醒来便会发现自己是昏迷进入梦中,而非穿越;出车祸的她其实一直好好的躺在医院里接受治疗。

  但显然,她渴望的事情没有发生。

  见到主子的反应,芹儿惊慌不已地问:「王妃怎麽了?不舒服吗?需要再喊大夫……」

  那丫鬟急得都快哭了,谷以薇暗暗在心里叹了口气。

  眼前的状况让她不得不相信,自己真的穿越了!

  这古代的丫鬟奴性怎能如此坚强?真把主子当自己的性命一样吗?

  如果她现在把自己内心的想法说出来,她是不是会吓晕了?或者把她当成邪祟上身,找来法师驱邪?

  光是想想,谷以薇就觉得心惊胆战,脑中出现的是自己被五花大绑在木桩上,待宰的画面。

  她不由打了个冷哆嗦。

  「王妃很冷吗?」

  谷以薇连忙否认,「不冷!不……」打住话,她发现纵使她这麽说,那个叫芹儿的丫鬟根本就不相信,她相信自己不说点什麽,对方就会哭出来了。

  想到这麽个娇俏的小姑娘在她面前掉眼泪,她愈发心烦,费了一番心思冷静下来,当机立断开口,「我……我要洗热水澡!」

  有这两个丫鬟在身边,她的耳根子怕是没办法清净,更遑论她要思考的是如何回去现代这件大事。

  「洗……」

  郁兰灵平日鲜少这麽说话,但她还不至於不懂主子想要什麽,虽然要求有些突然,但总比主子病恹恹的,什麽都不想做来得好啊!

  芹儿收拾了心情,欢喜答道:「奴婢这就差人去准备。」

  她这话才落下,刚走进来的香儿接着说:「那我先伺候王妃洗漱。」

  谷以薇看着两人忙碌的模样,佩服两人的默契之余,不只有些哭笑不得,还有着满满的无所适从。

  她只是出生在一般小康家庭的平凡人,竟然连刷牙洗脸都要被人伺候,实在太别扭了。

  见丫鬟靠了过来,她连忙摇摇手,开口拒绝,「不麻烦,不麻烦,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香儿觉得主子近日来变得有点奇怪,却只当她是郁抑成结,对她反而愈发心疼。

  她柔笑着将王妃请下榻,搀到那古味十足的梳妆台前,边伺候她洗脸漱口边说:「伺候王妃是奴婢的职责,不让做,天地不反了?奴婢会被责罚的。」

  谷以薇瞧瞧那递到手中的洗漱用具,暗叹了口气。

  入境随俗,她这现代人的思维可不能用在这些古人身上了。

  心思略定,她却在不经意的一瞥中,看到铜镜倒映出的人影,错愕的惊抽了口气。

  「啊!」

  香儿被主子无预期的惊呼吓了一跳,手中的木梳都掉到地上去了,「王妃,你怎麽了?」

  谷以薇整张脸都凑到铜镜前,瞪大着眼瞅着镜中的陌生女子,颤着嗓音问:「香、香儿……这……这是我吗?」

  香儿还没缓过神,又被主子突如其来的异常举止给吓怔了。

  「是……是啊!」

  谷以薇内心大受震撼。

  铜镜里倒映出一个美女,她有一双带着几分慧黠的圆杏眼,鼻尖微微翘起的鼻形小巧秀挺,红菱般的唇……

  那模样与她有八分神似,却像是用美图软体修过後,呈现的完美模样,是美修过後的她啊!

  但这不是她的模样啊……

  思绪混乱的在脑中转着,她勉为其难将醒来之後所遭遇的事一点一滴拼凑起来。

  虽然她初来时猜想过自己是魂穿到某个古人身上,但还来不及证实就晕了过去。

  此时看着铜镜里的人她这才确定,自己真的魂穿了……而带她来这里的,难道是那只古银镯?

  她突然想起,当时同行好友还阻止她买,说那只古银镯也不知道是不是陪葬品或什麽鬼东西,真买了,说不定好运没上门,大祸却临头了。

  当时她不以为意,还笑好友太迷信,却没想到好友一语成谶,她真的遇上不可思议的事了。

  谷以薇头痛的揉了揉太阳穴,眼角余光瞄到手腕上因为手的晃动发出的银光,心下一凛,随即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这是她买的古银镯啊!

  这想法才冒了出来,脑中跟着窜出一抹不属於她的记忆。

  这是她的嫁妆之一,娘亲还特地上寺庙,请高僧加持,让她顺遂平安。

  谷以薇顿时才明白,自己在现代买的古银镯,是这具肉身──朔王妃的陪葬品啊!

  有了答案,她的头更痛了。

  她根本不知道要用什麽方法回现代去啊!

  谷以薇心思起伏地任丫鬟协助她洗漱,不久,便看到芹儿又匆匆走了进来,打断她的思绪。

  「王爷让咱们带王妃直接到暖苑去。」

  不似刚刚随时会掉眼泪的模样,芹儿的声音夹带着几分喜悦,让杵在她身旁的另一个丫鬟也跟着兴奋了起来。

  谷以薇疑惑地看着情绪亢奋的两人,正想问,脑中有个意识又冉冉浮现。

  暖苑是所有亲王府邸里最得天独厚的存在,背山面水,原本後院挖了个池子打算植莲,未料工匠一凿挖,暖泉水便源源不绝地冒出来。

  不过,就算她身为王府的女主人,也不是想到暖苑就能去的。

  当这不属於她的记忆再度浮现脑中,谷以薇猜想,自己是已经开始接收原主的记忆了吗?

  这样也好,在还找不到方法回去现代,能有原主的记忆,她比较不会让身旁的人觉得怪异。

  理清思绪的同时,香儿俐落地替她换了身轻便的家常衣衫,披上薄披风,转身去收拾她的换洗衣物。

  谷以薇杵在原地没多久,芹儿便来将她扶了出去。

  她被动的跟随着丫鬟的动作移动,突然有种自己是芭比娃娃的错觉,忍不住苦笑。

  或许她该好好享受这样被人伺候的感觉,等找到方法回到现代,应该会很怀念此刻才是!

  暖苑,无论秋冬,皆陷在如雾般的白色氤氲当中。

  谷以薇在被扒光送入暖池,浸在温暖的泉水里,她只觉浑身的毛细孔被热气打开,舒服得她彻底抛开了脑中纷乱的思绪。

  她半趴在池边,昏昏欲睡。

  「王妃……」

  那个叫芹儿的丫鬟声音落入耳底,谷以薇直接抬高纤纤玉臂,慵慵懒懒地制止她的话。

  「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主子虽这麽吩咐,但她们怎麽放心?

  自从主子失去腹中的孩子後,整个人神情恍惚如游魂,谁说什麽也激不起她的兴致。

  不仅仅是精神上,在日常饮食上吃的也少,气色差,身形也愈见消瘦,连她最爱的医书也不爱翻了。

  加上又发生今日的意外,她们怎麽也不敢离开主子半步。

  谷以薇由半眯的眸瞧见丫鬟不动如山,略显烦躁的挥手催促,「走啊……」

  虽然茶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尊贵生活还挺吸引人的,却不是她适应得来的。

  她叹气,思绪已经飞快转过一轮了,看见的还是那丫鬟坚定且执拗地摇头道:「奴婢不走!」

  谷以薇无言到想翻白眼了。

  到底有谁泡温泉会希望仆人杵在一旁观看的啦?

  心思略定,她脑中浮现一个想法,开口问道:「要不你也下来一起泡吧?再醒壶酒过来……」

  说着,她脑中浮现的是去日本泡户外温泉的情景。

  外头下着雪,一朵朵雪花轻飘飘地落在热气氤氲的暖泉上,迅速融化消失,情景美得梦幻,但身体却有着极矛盾的感受,上半身冷冰冰,下半身暖烘烘。

  这时,搭上一罐酒,里外皆暖的感觉,太销魂了。

  既然丫鬟不想走,一起来享受一下,不失为一件乐事啊!

  她美滋滋地想,却没想到几个丫鬟听到她的话,先是一愣,随即惊恐的跪地磕头。

  「奴婢不敢。」

  谷以薇的好兴致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些古代人真的太不好玩了,再细想,既然是脑皮层受刺激产生的,那如果再来一次撞击,她有没有可能魂离体,飘回现代?

  这个想法突然其来的跳了出来,谷以薇愣了愣。

  这真的可行吗?

  见主子又露出神魂不知道飘到哪里的恍惚神情,芹儿一颗心提到了喉头,忍不住喊道:「王妃……」

  谷以薇回过神,见她又是一副忧心忡忡、快哭出来的模样,想出了个折衷的方法。

  「半小时……不,半个时辰後再进来服侍?」

  酒她是不奢想了,但至少给她个可以清静清静,什麽都不用想,好好享受泡温泉的时间。

  芹儿踌躇了许久才开口,「那奴婢就在外头候着,如果王妃有什麽吩咐,尽管──」

  没等她把话说完,谷以薇抬高手迅速挥动了数下後,趴回暖泉边的镶边石板,连开口说话都懒了。

  够了,她现在需要的只有清静!

温馨提醒:

试阅内容到此结束,如需阅读全文,请至购买专区进行购买。

0 0
分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书斋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