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返回顶部
admin 16管理员

此人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 突出贡献

    长期对论坛的繁荣而不断努力,或多次提出建设性意见
  • 荣誉管理

    曾经为论坛做出突出贡献目前已离职的版主
  • 发帖34871
  • 主题12415
  • 粉丝50
  • 关注0
大家都在看
相关推荐
开启左侧

[12月试阅] 江晚《娇女降武夫》

[复制链接]
admin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3-5-11 20:55:43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112512dekobdn3m22z666u.jpg


出版日期:2022年12月21日

【内容简介】

冷面将军竟是护妻忠犬,凯旋归来众女抢,
幸亏本姑娘出手快,儿时就答应当他的小媳妇!

她是太傅之女崔乐宁,和隔壁将军府的楚昭青梅竹马,
儿时全靠他护着自己不受旁人欺负,
长大后他随将军叔父保卫边关,两人书信往来从不间断,
他告诉她军营的趣事、送她亲手雕的木簪子,
偶尔回京的短短时日,定会空出整天陪她逛遍大街小巷,
有贵女嘲讽她不会骑马,他几句话令对方道歉,更手把手教会她,
她意外撞破敌国暗探密谋,也是他摆平一切护得她滴水不漏,
他说过,等他当上将军就回来娶她,
军营中人皆知他有个仙女似的小媳妇,
他凯旋回京后也直言告诉她──不走了,一直在这保护乐宁。
可不管她如何明示暗示,他为何就是不上门提亲?
楚昭:听说京城姑娘喜欢白面书生,我太黑了怕你嫌弃……


  第一章 留在京城不走了

  「娘亲娘亲!您快看,大将军好威风呀!」

  「楚小将军真有当年老将军的风采!」

  「说起楚老将军,自从他战死沙场,楚将军与小将军接起了担子,据说打得比老将军还勇猛。」

  众人边说边顺着队伍遥遥看向最前方,为首二人骑着赤血宝马看不清面容,但凭着马上那挺拔身姿就知晓气质非凡,正是小将军楚昭与他的叔父楚修楷。

  楚昭自小从军,生得高大威武,历经战场的凌厉眼神稍一飘来便压得人喘不过气。他骑于高马之上,一身盔甲气势非凡,高高束起的长发与微微皱着的眉更衬得他有些不好惹。

  茶楼之上,两位姑娘相对而坐。

  右侧的姑娘一身鹅黄襦裙,臂间搭着绣着芍药的披帛,五官精致眼神温和,似乎只要轻轻唤她一声,便会听见她用软糯的声音笑着应好。

  她们坐于窗边,喝着上好的碧螺春,目光遥遥看着楼下威风凛凛的将士们。

  「乐宁快看,楚小将军竟生得这般俊朗。」

  楚家人都生得不错,楚昭也不例外,即便因为常年在军营中皮肤黑了些,但一眼望去,一是被他肃杀的气势吸引,再便是惊讶于他眉目深邃、正气凛然的俊容。

  鹅黄襦裙的姑娘生了一双动人的杏眼,听见好友姚书晴的话之后樱桃唇微弯,轻笑答道:「的确。」

  那声音像含了蜜似的,让姚书晴狐疑的看了过去,「怎的?你认识楚小将军?」

  若不是认识,乐宁的语气怎会这般熟稔?但是据说楚小将军一直随叔父从军,这应当是第一次在京城露面才是。

  崔乐宁弯眸笑了一下,鬓上步摇坠着的玉珠稍微晃了晃,衬得女子的雪肤凝脂让人移不开眼。

  「你不是一直好奇自关外给我写信的人是谁吗?」

  姚书晴讶异的瞪大了眼,又看了队伍前方冷峻的小将军,「你心心念念、时不时盼着的人竟是楚小将军?」

  崔乐宁略微不自在的端茶抿了一口,微红了脸细声答道:「哪有心心念念……」

  姚书晴揶揄看了一眼,打趣的眼神让崔乐宁都不好意思与她对视。

  「也不知是谁看了信后面红耳赤,那笑都要溺死人了。」

  崔乐宁别开眼,闪躲的目光一飘,落到正缓缓而来出奇惹眼的那人身上。

  自幼时一别,除了楚昭每两年与叔父回京与圣上覆命之外,他们只有书信往来,多年一直没有断过联系。

  他会说些军营的趣事给她听,又或是和某位将军比试又赢了要她夸夸他,也会偶尔寄些自己做的小木偶给她,只是这两年边境打仗,他们的信从每三月一封变成大半年一封。

  她总是让他保护好自己不要受伤,他信里应着,却从来不提自己有没有受伤。

  好在近半年来的一封书信里说,离胜利的日子不远了,待这次战胜归京他们就能见面。

  自收到那封信起,她一直关注着边境战事,想了无数种他们重逢的情景。

  崔乐宁看他看得出神,只觉得他哪哪都好,还是圣上亲封的最年轻的将军呢。

  可是片刻之后她的目光缓缓垂下,带着些许失落。

  多年过去,他们需要时间重新认识,如今他那样惹眼,也不知多少贵女小姐要凑上去呢,她……也要如她们那样争抢吗?

  他风光无限的凯旋而归,无数人的目光带着崇敬目送他一步步踏入京城,而她坐于茶楼之上,好像只是万万人里的一个而已。

  她印象里的楚小将军,还是幼时学着大人的样子板着一张凶脸护在她面前的模样。

  幼时,男孩们不懂事总是淘气惹人烦,周围的少爷们都爱逗弄她,气得她涨红了小脸,噙着泪回去找娘亲。几回之后她便不大爱跟他们玩,每次玩耍时都蔫蔫坐在一旁,只愿那几个男孩别再注意到她。

  可男孩们顽劣才不管她的害怕,又笑嘻嘻地捉着虫子追上去吓她,她当时吓得腿软又唤不出声,只捂住眼睛缩在墙角。

  「不能欺负小姑娘。」

  在她最恐惧无措的时候忽地听见一个声音,她犹豫地睁开眼睛,只见一个男孩挡在她的身前,比他们都高出半个脑袋,皮肤黑黑的,板着一张凶脸,其他男孩被吓得不轻,丢了虫子悻悻作罢。

  男孩一本正经地转过身,揉揉她梳了两个揪揪的脑袋牵着她把她送回府。

  「我叫楚昭,以后是要当大将军的人,有我在没人敢欺负你。」

  那时候的楚昭小大人似的保证着,她泪眼汪汪感动地点了头。

  「……乐宁、乐宁你在想什么啊,叫你半天都不理我。」

  崔乐宁回过神,朝好友抱歉一笑,软声好脾气的道歉,「对不起嘛,你方才说什么?」

  姚书晴没好气的瞥她一眼,耐心重复道:「我说,你眼光挺好,若是让人知晓你与小将军书信往来多年,也不知晓有多少姑娘眼热呢。」

  看着对面茶楼面色羞红的几位贵女,可想而知楚昭这一朝归京,肯定要惹得许多姑娘芳心暗许。

  杏眼的姑娘轻轻抿了笑,楚昭正好率队走到她们的楼下,她垂眸看着马上的楚昭,阳光落在盔甲上,看得那双杏眼微微眯起。

  就在他从崔乐宁眼前路过时,不知道是不是心有所感,少年冷峻的一张脸微微抬起,恰好看进姑娘带着些许失落的杏眸之中。

  皮肤黑黑的小将军愣了愣,盯着她看了片刻竟笑了一下,俊朗得让人移不开眼。

  周围许多低低的呼声,可崔乐宁丝毫不察,她在楚昭带着少年人的笑意下倏然红了脸,随后下意识弯了眸。

  他是认出她了吗?

  眼底的失落瞬间消散,她察觉到不少羡慕的目光落到她的身上。

  不知为何,崔乐宁忽然想起幼时那句玩笑话——

  「等我当上将军就回来娶你。」

  她已及笄,三姊已在挑选夫婿,她想起婚事二字却下意识的想到楚昭。

  崔乐宁倏然面色羞红,粉嫩红霞飘上脸颊,她忽然侧了眸与姚书晴笑道:「我也觉得我眼光好极了,毕竟……这是我儿时给自己选的夫君。」

  姚书晴与她来往数年,从未听过这个事,闻言也不看楼下的将士们了,拉着崔乐宁要听他们幼年的事。

  另一边,楚昭仰头看着茶楼上的姑娘,只一眼便令人惊艳得心中涌上陌生的悸动。若只是美丽动人他兴许就赞叹一番,偏偏他看见姑娘发髻上与其他步摇金钗不搭的那根木簪。

  是他亲手做的。

  儿时她便是附近小少爷们偷偷喜欢的姑娘,如今似乎比以前更美了些。

  多年久别重逢,可他如今领着将士们要去覆命,并不能为她停留。

  他深深看了她几眼,弯着唇收回目光。

  无数人在迎接打胜仗而归的楚小将军,而她,只是在接楚昭这个人。

  接下来的路,所有人明显感觉得到楚小将军愉悦的心情。

  崔乐宁回到府中时夕阳已落下。

  崔府的门庭颇高,花园布置得处处透着诗意,沿廊挂着许多字画,不难看出是书香世家的府邸。

  距晚饭时间还有一小会儿,崔乐宁赶紧快步赶去,发簪上的坠子在耳畔叮铃铃的响,自然也没注意到府中下人今日特别的安静。

  「小姐回来了?」她的贴身丫鬟竹桃也从府内快步而来,瞧见自家小姐后松了一口气,赶紧行了个礼,「夫人让您快些过去,再晚些夫人就拦不住老爷了!」

  崔乐宁皱了皱那双弯眉,扶着她的手,脚步又加快了些,「发生什么事了?」

  「是二少爷回来了!」

  随着走动,挽在臂间的披帛顿了顿,随后伴随着姑娘惊喜欢快的声音再次飞扬起来——

  「二哥居然回来了!」

  「凭什么转去做文官?我辛辛苦苦当上的校尉您说放弃就放弃,那是我辛辛苦苦在战场上杀出来的!」崔子朗嘶吼着,双目通红被他大哥拦着拉开。

  大厅里一片混乱,崔夫人与崔乐宛劝着崔松良,他黑了一张脸显然气得不轻。

  「二哥哥!」

  崔乐宁到时便是这副场景,她愣了一下,随后担忧的提着裙子跑到崔子朗的身旁。

  清软的声音让众人瞬间安静下来,不知为何同时松了一口气。

  崔子庭见妹妹过来,下意识松开了崔子朗。

  崔乐宁跑到崔子朗身旁扯扯他的衣摆,乖巧的仰着一张动人的小脸软声唤他,「二哥哥何时回来的?」

  崔子朗此刻眼里猩红未散,低头抹了一把眼睛,随后沙哑着嗓子朝她哼笑了一声,「去哪玩了这时候才回来。」

  崔乐宁杏眼圆睁,软着声调道:「怎的不提前告诉我一声?」

  崔子朗瞟了父亲一眼,扯扯嘴角揉了揉她的发顶,「提前告诉你有什么用,反正这个家也不欢迎我。」

  那语气恶劣得让崔松良往前一步又要说他,可崔乐宁挡在自家哥哥面前,可怜巴巴的看着他唤了句爹爹。

  崔松良最心疼这个小女儿,瞧见她如小时候那般维护二儿子,不由得心里有些堵。

  他气得别开了眼,闷声道:「也不传个信谁知道你回来了。」

  方才儿子嘶吼说身上的官职是出生入死得来的,他也忍不住心疼,但崔松良不是那种会服软的人,他看着眼前这一大桌子的菜,硬声说道:「回来就闹像什么话,坐下用饭吧。」

  刚吵过一场,崔子朗气都气饱了,拉着崔乐宁就往外走,「你们吃吧,我带宁宁出去吃。」

  刚软化些的崔松良又黑了脸,看着兄妹俩的背影低骂了句,「混帐!」

  虽然二哥气鼓鼓的,看着凶但是劲不大,崔乐宁还能回头给家人们一个安心的眼神。

  刚走到沿廊,崔子朗的脚步就慢了下来。

  崔乐宁拉紧自己险些掉了一边的披帛,侧了脑袋看着二哥哥绷紧的脸,「方才听见二哥哥说,二哥哥已经是校尉了?」

  她知道二哥哥心情不好,虽然爹爹是因为担心才想让哥哥弃武从文,但爹爹凶巴巴的老是不愿意说软话,所以没有理由让二哥哥不生爹爹的气。

  提到这个,崔子朗的面容缓和了不少,他习惯性的又将妹妹的头发揉乱,志得意满的笑了一声,「是啊怎么样,二哥哥厉不厉害!」

  梳得漂亮的发髻被他揉乱,崔乐宁圆圆的杏眼瞪了他一眼,「厉害是真的厉害,就是太讨人厌了!」

  崔子朗挑眉一笑,认认真真上下打量了她一眼,「咱们宁宁如今都这样美了?」

  他走时她才刚刚长开,如今已出落得越发窈窕,也不知道多少人想当他妹夫。

  「从前不美吗?」

  她圆溜溜的杏眼眯了眯,崔子朗一噎赶紧摇摇头,「咱宁宁自小美到大,附近那些臭小子们老喜欢找你玩。」他背地里吓走了好几次。

  崔乐宁没好气的瞥他一眼,随后扯着自家二哥的袖子晃了晃,「那咱们俩去哪吃呀,你走的这些年京城没什么变化,不然就在府里吃算了?」她到底还是希望一家人和和美美的,试探着轻声开口。

  崔子朗笑意一顿,又变成面无表情,他何尝不想安静和家人吃一顿饭,可父亲要他舍弃拚死得来的官职,他不可能低头。

  他冷硬的面色让崔乐宁在心中叹了声气,重新扬了个轻笑,扯着他的衣袖往外走,「忽然想起来有家酒楼的味道还不错,勉为其难带咱们守家卫国的大英雄去尝一尝吧。」

  崔子朗心间微暖,随着她走了两步,只是怨怼依旧未退。

  崔乐宁敏感的察觉到,但并未开口,深知自己若是说太多会适得其反。

  兄妹俩不紧不慢的往门口走,不一会就踏出了崔府的门槛。

  崔子朗的步子忽的一顿,眉头皱起叹着气停了下来。

  离家数年,他是真的想念家人,否则也不会趁这机会回京。

  男子面色冷肃,真有了几分经历战场的肃杀之意。

  崔乐宁掀眸瞧了自家二哥哥一眼,心中一顿,随后泛上些心疼。

  「怎么不走了?再晚酒楼都要没位置了。」她故作不解的眨眨眼,杏眸映着周围的光。

  崔子朗默了默,心忽然平静了些,拉着崔乐宁在府门前的台阶上坐了下来。

  崔乐宁下意识有些抗拒,坐在太傅府门前自然会惹得许多关注,且这不合规矩。

  但崔子朗一坐下就浑身低落不发一言,她抿了抿唇,压着裙摆在二哥哥身旁坐下。

  崔子朗终于憋不住开了口,「本以为圣上亲封的校尉会让父亲觉得我是对的,没想到他依旧那样死板,凭什么书香世家就不能从军,凭什么是崔家人一定要当文官!他不知道这些年我有多辛苦多努力,就是为了证明给他看我可以。

  「我兴高采烈回到家,本以为一家人都会为我高兴,可一回来就是吵,吵吵吵!干脆以后我都不回来了!这些年每个夜里我都在想家人,可父亲一点也不想我。说不定我是捡来的孩子吧,不然从小到大父亲为何总是看我不顺眼?」

  崔乐宁听着又心疼又难受,可这些话彷佛让他方才那身战场血气都消失了,还是从前因为顽劣被爹爹追着动家法的二哥哥。

  她叹了口气,抱住他的一边胳膊,「爹爹没有不关心你,他常常跟我们提起你的,虽是冷硬的语气,但能听出来他在念着二哥哥,战场很危险,连我都懂的道理爹爹自然比我更清楚,我们都很担心你。你想要去证明自己,想要带兵打仗成为大英雄,可爹娘只想要你平平安安。」

  崔乐宁的声音又轻又柔,将崔子朗心上那股气抹掉了不少,但想起方才吵的架,他闷声别开了头,兄妹俩沉默下来。

  直到府门前经过许多辆华贵马车,崔乐宁才晃晃他的手,软声道:「哎呀酒楼好像都没位置了,我们只能勉为其难回府吃啦。来二哥哥,咱们吃晚饭去。」

  她站起来拍拍裙子,见崔子朗没动,心中偷笑一声弯腰拉起自家哥哥的一条胳膊,「哎呀好重啊,宁宁抬不动二哥哥怎么办呀,二哥哥能自己出点力气嘛。」

  崔子朗没绷住噗嗤一笑,抿唇站起来揉着她已经乱掉的发顶,「啧,那小爷我就勉为其难跟你回去吧。」

  之后的晚饭用得很是沉默,好在只是父子俩单方面闹僵,崔乐宁和娘亲大哥大嫂还有三姊姊都在关心崔子朗,不时问他军中的生活。

  虽然崔松良冷脸用着饭不发一言,但听见崔子朗受伤时,崔乐宁瞧见他皱眉了。

  她给崔子朗夹了根大鸡腿,默默在心中叹气,看来她没时间去找楚昭了,得抓紧时间修复爹爹和二哥哥的关系。

  第二日,好不容易回家的崔子朗起得很迟,刚用完早饭崔乐宁便来了。

  「二哥哥起得太迟了些,若不是今日爹爹去上朝,定是要说你的。」

  今日没有出门的打算,崔乐宁便穿了条梅染色齐胸襦裙,裙摆绣着向上延伸的梅花,发髻随意用几根簪子簪起来,看着简单又灵动。

  「随他说,小爷我好不容易回家,还不让人休息休息了。」崔子朗悠哉悠哉伸了个懒腰,丝毫不慌。

  兄妹俩随口聊了几句,有下人来报,「隔壁的楚小将军登门拜访,夫人让两位主子赶紧去呢。」

  崔乐宁愣了一下,随后起身轻笑应着好。

  她早就想好了,待楚昭回来后去寻他,没想到二哥哥也回来了。她担忧爹爹与二哥哥又吵起来,本想着过几日再找机会与他见一面,没想到楚昭竟来寻她了。

  崔乐宁带着说不上来的心喜正要走,身旁的崔子朗忽然拍掌笑了一声,拉着她便走,「阿昭定是来寻我的,走走走,宁宁,我带你看看楚小将军。」

  崔乐宁闻言轻启了唇,眨了眨眼有些茫然的跟上自家哥哥。

  崔府正堂,崔夫人让丫鬟们赶紧上茶,一边招呼着让楚昭快坐下。

  「楚小将军如今可是景朝的大英雄,怎的不在家多休息几日?」崔夫人温柔的笑着,带着些长辈的慈爱。

  楚昭挥挥手,身后的下人将带来的礼物呈上。

  崔夫人有些不赞同的拒绝,「小将军来便是,礼物就带回去吧。」

  「夫人不必客气,如幼时那般唤我阿昭便好。」楚昭家中女性长辈都早早过世,他没有这方面的相处经验,只能有些拘谨的坐着,一张绷着的脸略微有些不自在。他幼时来崔府找乐宁时见过崔夫人几面,对他来说这是长辈,唤句小将军便显得有些生疏了。

  下人端茶上来,眼前有些凶相的孩子拘谨的低头喝茶,崔夫人瞧着笑了一下。她知晓楚昭与她家两个孩子都有关系,与宁宁是自小相识,与子朗是在军中时关系不错。

  「一转眼阿昭竟当上将军了,真是很厉害。」崔夫人笑着夸了一句,随后又继续问:「今日阿昭来是找……」

  「自然是来找我的!」

  崔夫人话还没说完,崔子朗便拉着有些懵的妹妹跨入正堂,乐呵呵的话音落下后,正堂内其余三人忽的沉默了片刻。

  堂上那人一身黑色衣袍,玉冠将长发高高束起,面色冷肃眸光凌厉,若是带一把佩刀便让人更不敢惹了。

  可是崔乐宁一瞧见那凶巴巴的模样,倏然眼里多了几分熟稔的笑,杏眼弯弯,让人瞧着心中生喜。

  那面色冷峻的男子见了,唇边下意识勾了一抹笑。

  「哎!不过一日不见,怎的见了我这么高兴?」崔子朗看见好友的笑愣了一下,随后跑过去搭了楚昭的肩,一脸骄傲的向母亲与妹妹介绍道:「这是我好兄弟,也是大名鼎鼎的楚小将军。」

  崔乐宁听了笑意更甚,含笑看了一眼自家哥哥,她竟不知晓哥哥与楚昭居然成了朋友。

  见崔夫人也是一副笑而不语的样子,崔子朗大剌剌的笑意一顿,总觉得母亲与妹妹的反应有些不对劲,「怎么了?你们怎么这般反应,这可是楚小将军!」

  楚昭有些无奈的扒开肩上的手,看向崔乐宁时眸色柔了下来,低声唤了句,「乐宁。」

  崔乐宁弯了唇,稍稍点头算是见了礼。

  被拍开手的崔子朗愣在原地,看看妹妹看看楚昭,半晌憋出一句,「你做什么唤得如此亲昵?」

  这楚昭有个小媳妇呢,怎么能如此亲昵的唤他妹妹,真是不要脸!

  可崔子朗的话刚说出口就被崔夫人拍了一下,他无辜的瞪大眼,又被崔夫人瞪了回去。

  拍拍傻儿子之后,崔夫人含笑对两人道:「最近花开得不错,宁宁带阿昭去逛逛吧。」

  显然是让两人出去叙旧。

  崔乐宁与楚昭遥遥对视一眼,她软声应了句好,随后与楚昭并肩走了。

  崔府花园正值花期,也正如崔夫人所说,花园里的花奼紫嫣红很是好看。

  两人并肩缓缓而行,一人身着梅色的襦裙温顺娴静,一人身着黑袍显得不近人情。

  「昨日归京时我见到你了……」楚昭敛了眉,眼角余光看着她裙摆上的梅。

  崔乐宁微弯了眉,可一抬眸看他还是面无表情的脸,笑意顿了顿。

  还是生疏了啊……

  她的情绪低落了些,本斟酌着欲答,忽然瞧见那张脸上浮现出她熟悉的笑。

  楚昭不再收敛,露出了他的大白牙朝她笑道:「很高兴你能去。」

  少年稚嗓已变,故作冷肃时低沉又硬邦邦的,但他只要不绷着,声音带上活力就像那些调皮的小公子一样。

  他们两三年没有见面,方才从正堂走来的一路略微有些沉默,可他一开口,一看见他笑起来的酒窝,那些不自在就如过眼云烟一般消失不见。

  崔乐宁闻言弯了眼,仰头看着他打趣道:「吓死我了,我以为你真变成那样冷硬的将军大人了。」

  楚昭笑了一声挠挠头,酒窝若隐若现,比装模作样时多了好些少年气,「昨日这么多人看着呢,总要显得有气势一些。」

  崔乐宁看着他笑意不止,无论见过多少次,总觉得他这两副模样太过憨了些。

  「确实很有气势,昨日险些被你唬住了。」她笑着说完,顿了顿又侧眸看着他道:「不过我以为这么久没见,你会认不出我。」

  楚昭咧着牙笑,「怎么会,虽然你变得更好看了,但是你昨日戴着木簪呢,我亲手做的怎么可能认不出来。」

  看着他有些骄傲的笑,崔乐宁眸子弯了弯,「是是是,小将军亲手做的木簪呢,是我的荣幸。」

  听她笑着夸自己,楚昭心里涌上一股说不上的情绪,乐得笑了一下,片刻后他收敛起笑,认真的朝她道:「方才说的都是真心实意的话,很高兴昨天能看见你。」

  他们楚家只剩下他与叔父,京城没有等他的人,昨日那茫茫人海里,只有她是在等他归京的人。

  他忽的如此认真,崔乐宁愣了一下,随后轻笑道:「昨日这么多人都去了,我岂能错过这个凑热闹的机会?况且——」

  她拖长了声音,楚昭心中莫名有些紧张,黑眸直直的看着她,「况且什么?」

  再见她已及笄,她变得更美了,是他不敢久看的美。忙着征战两年多,书信往来也比从前少,在见到她之前他从未担忧过两人会生疏,见到她之后却没来由的多了一丝慌张。

  「况且信里不是说好了吗,待你凯旋而归我定会去看的。」

  她笑眼弯弯,说着还踮了踮脚,结果发现如今少年已比她高了太多,她一瞬间抿了唇,抬手比了比身高后软声抱怨道:「你怎的又高了这么多。」

  带着馨香的姑娘倾身至眼前,楚昭恍了片刻神,随后抬手将她的发簪扶正,「随我每日在军营跑三圈,你也能长高。」

  她今日戴的是碧玉簪,嗯,没有他做的好看。

  楚昭挑剔的点评了一番,不经意低眸,便瞧见她似嫌弃的瞧了一眼自己。

  他挑了眉,「怎么?」

  她抬手指指他的手,「我可不要这么黑。」

  她蹙眉并无嫌弃他的意思,只是她一个姑娘家若是晒黑成这个模样,自己都会嫌弃。

  楚昭拧了眉,举起手翻来覆去看了看,「也没有很黑吧……」

  日日在军营训练,晒黑是必然,不过楚昭的黑并不影响他的俊朗,反而让人觉得他的气势更硬朗。

  她眸间闪过一丝笑,随后将自己的手凑到他的手旁边,「瞧。」

  姑娘肌肤白皙,在阳光下更是瓷白,与他麦色的手一比更显得她白了。

  楚昭眉头一挑,讪讪将自己的手背到身后,「……你是姑娘家。」

  崔乐宁噗嗤笑出声来。

  两人并肩笑着闲逛,遇到特别美的花她就停下来,给他介绍说是家里人或是她自己种的,他会很有眼色的夸上两句。

  过了片刻,崔乐宁忽然道:「你这次回来要待多久啊?」

  从前总是待上两天就走,这次边境战事暂歇,应该可以……待久一些吧。

  楚昭回眸看她,目光微凝,随后笑了一下,「没有战事的话,就留在京城了。」

  周边几个国家就数康国最狡猾,时不时来边境试探,这回被打服了应该能安定几年。

  崔乐宁正抚着花,乌黑长发从肩头滑落,闻言惊讶的抬眸,眼底有着几分意外与喜意。

  「不走了吗?」

  楚昭微微弯了腰靠近,抿唇笑着酒窝若隐若现,「不走了,一直在这保护乐宁。」

  他眼里满是笑,还有少年的意气飞扬。

  崔乐宁自然也是欢喜的,毕竟战场发生的事无可预料,若可以,她也想自己在意的人都平平安安,而且不知为何,想着他以后留在京城,她就不住的欢喜。

  她半蹲着身,抬着眸眉眼弯弯,眼前的黑衣男子笑得肆意,也倾身含笑与她对视。

  等崔乐宁送楚昭走了之后,一回去就撞见满眼怨色的崔子朗,看着「凶神恶煞」的二哥哥,她愣了一下讪笑着后退,「二哥哥怎么了呀。」

  崔子朗没好气的瞪她一眼,「你说怎么了,你居然和楚昭认识!你知道他私底下叫你什么吗?」

  他比崔乐宁大几岁,宁宁和楚昭认识的时候他在学堂,偶尔回来也没兴趣知道妹妹和什么小屁孩玩,自然也不知道楚昭居然和妹妹认识。

  崔乐宁有些心虚的垂着头,可怜巴巴的,但是一听他的话,又好奇的抬起头看向他,「他私底下叫我什么?」难道楚昭还和其他人提过她吗?

  崔子朗咬了咬牙没说,瞪她好几眼转身就走。

  叫她什么?叫她小媳妇。

  他和楚昭是很多年前收信认识的,每次去领信都有他们,楚昭每次看完信都乐呵呵的,和平日板着脸的模样完全不同。

  崔子朗看着好奇,便问是谁给他寄的,楚昭咧着一口大白牙骄傲的说,是他仙女似的小媳妇。

  那时候他还打趣呢,说他也有个妹妹,长得可好看了,京城就没几个能比得上她的。

  结果那小子完全不上心,还皱眉认真反驳,说他的小仙女媳妇才是最好看的。

  那时候他还不屑反驳,心里想着,自家妹妹可是太傅之女,身分高贵还长得美,多少小公子暗暗倾慕呢。

  没想到啊,到头来竟是同一个人,居然敢拐他的妹妹!

  崔子朗气得牙痒,想着下次见楚昭定要揍他一顿。

  见二哥哥走了,崔乐宁哎了一声,赶紧追上去,「楚昭说什么了呀,快告诉我嘛。」

  「不是自幼认识吗,有本事你问他去。」

  「二哥哥——」

  「不说不说!」

温馨提醒:

试阅内容到此结束,如需阅读全文,请至购买专区进行购买。

0 0
分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书斋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