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返回顶部
admin 16管理员

此人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 突出贡献

    长期对论坛的繁荣而不断努力,或多次提出建设性意见
  • 荣誉管理

    曾经为论坛做出突出贡献目前已离职的版主
  • 发帖34525
  • 主题12075
  • 粉丝42
  • 关注0
大家都在看
相关推荐
开启左侧

[6月试阅] 金晶《老公上任三把火》

[复制链接]
admin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2-6-28 11:15:16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0010928053.jpg


出版日期:2022年06月24日

【内容简介】

醋桶女人,百般哄宠,敌不过一句我爱你;
妒嫉男人,再多撒娇,挨不过一句想要你。

林家财大气粗,商业上混得风生水起,可惜,林家一根独苗,
只有林夕筠一个大小姐,长得很美,性格娇气,智商不差,
唯一缺点,看着是精明,可惜不是做生意的料。
自小被养在温室的她,除了花钱就玩乐了,
可她家事业这么庞大,找男人入贽?怕碰上白眼狼,
索性找个男人当合约夫妻,他进林氏帮她赚钱养家,
她在家吃喝玩乐,谁出轨谁赔钱。本以为这是准赚不赔的生意,
谁知,魏霆不但要她的钱,连她的人都想独占,
什么?连心都要啃下腹?这是什么没良心的贪心鬼?
想离婚,没可能?那生孩子总可以吧?这也不行?
林夕筠这下怒了,她堂堂大小姐,还要被他这样管这管那,
穿衣太露,让她下不了床;贪玩不回家,让她床上哭个死去活来。
她本以为这不过是场没有感情的交易,才发现,魏霆藏得真深,
他竟然暗恋她,好不容易娶来当合法妻子,让他放手,这辈子别想。



  第一章

  晚上十点,咖啡厅到了打烊的时间。

  魏霆看向从下午开始就一直坐在窗边桌子的女生,她长得很漂亮,像洋娃娃一样,精致得让人觉得她不该出现在这里。

  正值炎热的六月,她贪凉穿着一件吊带的鹅黄色连身裙,露出两条又白又直的手臂,因为侧着坐的关系,他能看到她半边裸露的背部,以及被薄薄衣物包裹住的挺翘浑圆。

  不管是脸,还是身材,她都美好得过分。

  他认得她,林夕筠。

  学校里出了名的大美女,出身豪门,传说中的大小姐,却不盛气凌人,娇蛮得不会让人太讨厌。

  不知道她在等谁,能让她耐心地一坐就坐了一个下午。

  咖啡厅的其他员工都已经下班了,只剩他。他已经把后台都擦了一遍,甚至连仓库都整理了一遍,她依旧在。

  他慢慢地走过去,「这位小姐,我们打烊的时间到了。」

  林夕筠一直拿着手机玩,听到他的声音,她漫不经心地点点头,几秒过后才放下了手机,正眼看他。

  男生很高,她不得不仰起脑袋才能看清他。

  她早就听说过这一位风云人物了,从进大学开始,考试从来只考第一,是所有老师眼中的好学生。

  平时不怎么和同学往来,据说他的家境非常不好,国中的时候,父亲酗酒,后来酒精中毒而亡,母亲受不了苦,早早就跑了。

  他要打好几份工,才能供自己生活和读书。

  除此之外,他长得很英俊,身上穿的是和别的服务生一样的衣服,白色衬衫黑色裤子,腰上系着一条有咖啡厅标记的棕色围裙,人高又挺拔,略微有些瘦,但就是很出挑。

  只是气质上颇为阴郁,脸上不带一丝笑容,就如那些学妹说,他要是不这么阴冷,女生们肯定紧追不放。

  这是一位男版的仙度瑞拉。

  林夕筠脑海里闪过他的资料,纤细的手指微动,「你能不能坐下来和我说话?」

  「什么?」

  「你太高了。」

  魏霆坐下之后才想起,他是来告诉她,该离开咖啡厅了,而不是坐在她的对面。

  从下午到现在,林夕筠一直在观察他,他很沉默,该说话的时候说话,不说话的时候要他说话,难上加难。

  晚上六点的时候,一个艳丽的上班族朝他放电,搭讪,他理也没理。

  晚上八点的时候,一个清纯可人的女高中生想要他的电话号码,他开口了,三百元,谢谢惠顾。

  她差点笑死了,光是印象深刻的就是这两个女生了,一些含蓄的女生则是会坐在一旁偷偷摸摸地看着他,他没多看她们一眼。

  当然,他也没多看她一眼。

  「我长得漂亮吗?」她突然问。

  咖啡厅里的灯在晚上是一片晕黄,衬得氛围极为温暖和舒适,落在他对面的女生身上,格外的好看,但他没说话,只是看着她。

  他知道她是谁,在学校里也几乎没有和她说过话,但此刻,从来自诩聪明的脑袋瓜子也开始转不动了,好像哪里出错了。

  她问的都是一些什么问题,他完全不明白。

  她,当然很漂亮,她自己不知道吗?

  半晌,他点了点头。

  她笑咪咪地说:「我叫林夕筠。」

  「魏霆。」两个字,再多就没有了。

  她也不计较他清冷的态度,虽然她一贯是被人捧着的,但是她也不至于自负地觉得地球应该围着自己转,男人就该是自己的裙下之臣。

  「我想问你几个问题。」

  他诧然地看她,她也不等他回答,问道:「你对你自己的未来有什么打算吗?」

  未来吗?魏霆突然想起在被母亲抛弃之后的日子,他的高中老师也曾经这么问过他。

  那时没钱,他甚至想过要辍学,老师找他聊了许久。

  频繁提起的话,就是他的未来。

  未来……那时候,好像全世界都只剩下他一个人了,他还有什么未来。

  他每天要为自己会不会饿肚子而烦恼,他原本住的房子也被他母亲卖掉了,其实,一切是有迹可循的。

  母亲开始晚上不回家,开始买漂亮的衣服,本来愁眉不展的脸上开始绽放笑容,等等蛛丝马迹,他早有预感。

  但他想不到的是,她还做的这么狠,狠到连再给他一点时间成长都不愿意,急切追寻她自己的幸福了。

  他优异的学习成绩,令老师不愿意看他步入歧途,在老师的帮忙,他才顺利地考入了大学。

  可这一切还没有完全结束,他还是在为钱而奔波,不仅是为了学费和生活费,还有当初老师借给他的钱,上个月,他还完了钱,这个月开始又得存明年的学费。

  ◎◎◎

  「你想做模特儿吗?」他听到林夕筠问他。

  他看向她,在灯光下,她的眼睛彷佛发光的宝石,璀璨明亮,彷佛任何阴暗生物在她眼前都会退避三舍,他不由自主地往后靠了靠,「不想。」

  「那你是想做大明星?」

  「没有。」

  她看着他,想不通了,她知道有星探挖他,他没有答应,可他的经济条件不好,他为什么不答应呢?

  「我对那些没有兴趣。」他看出她的疑惑,淡声道。

  「哦。」她点点头,也是,不是所有人都喜欢站在镁光灯下。

  她知道他是读金融的,眼睛一亮,「你是想从事金融行业?」

  「嗯。」

  她忽然兴奋了,老天爷开眼了,瞌睡送枕头来了,双眼发光地看着他,「下学期就大三了吧。」

  「嗯。」

  「我今年要毕业了,现在在家里公司工作。」她说。

  魏霆望着她,不知道她想怎么样,但他知道了,她等的人是他。

  从下午开始到晚上,等到没有一个人,她一直在等他,或者说,她在观察他。

  他心思缜密,而她虽然在压抑着什么,可他能感觉出她对他有所图。

  但是和那些想追他的女生不一样,她看着他的眼神像是惊喜,而不是欢喜。

  「你……」

  「你有没有女朋友?」

  刚刚推翻了自己想法的魏霆微顿,此时脑海里微微凌乱,一分钟后,他才哑声问:「我有没有女朋友和你有什么关系?」

  一开始,他的态度很温和,她问什么他愿意回答就回答,不愿意回答就不说话。

  这是他坐下来之后和她说话,第一次有了一些情绪上的变化,好像有点不开心?

  她想了想,据她掌握的信息来看,他是没有女朋友的。

  他现在的态度就有些防备的意味了,她挑明地说:「不能问?」

  他抿着唇,缓缓地问:「你有男朋友?」

  她惊讶他的话,这是不开心一直被她问,被她问烦了?她好脾气地说:「没有。」

  「是吗?」他显然不信。

  「真的没有,虽然追我的男生很多,但是要么是有钱长得不帅的,要么是长得帅花心的,还有一种……」她深深呼出一口气,「没钱又不帅的。」

  像他这样没钱长得帅的,又不追她。

  闻言,他眼里滑过一抹笑意,声线淡淡的,「哦。」

  「你呢?」

  「没有。」

  「真的?」她学他反问。

  「嗯,很穷,忙着打工。」他说。

  她喜上眉梢,「魏霆。」

  「你直接说你的目的吧。」他听得出来她在绕圈子,绕了这么久,就和她等他等了几个小时一样,非常的有耐心。

  不过,他听说过,这位大小姐其实并不是很有耐心的人。

  一个人能这么耐心,确实是别有用心了,林夕筠终于吐露自己的目的,「你要不要和我结婚呀?」

  魏霆前二十年都没有听到过这么荒谬的话,一个出身豪门的大小姐,在跟他求婚?

  「我一次给你五千万,每月还给你五十万生活费……」

  「确定是老公,不是情人?」他恍惚地问。

  这样的对话他也不是没遇到过,毕竟一些富婆肖想过他,提出过类似的条件,不过条件不如林夕筠的大方,人,更是比不上林夕筠。

  她震惊地看着他,「你开什么玩笑,我怎么可能包养男人!你、你是不是八点偶像剧看多了!」

  看她惊慌失措的样子,他轻轻地笑了,「是我误会了?」

  「当然!」她坚定地点点头。

  「那么,你为什么开出这么一大笔钱?」他笑着问,眼神却冷冷淡淡的。

  林夕筠骄傲地说:「不是说了嘛,让你当我老公啊,我养你嘛。」

  魏霆怀疑今天自己是不是出现幻觉了,为什么听到的话总是这么匪夷所思,但他是一个好学的人,他愿意从她的立场思考问题,「你,林家大小姐,要花钱请我当老公?想必我身上有什么地方让你看上眼了。」

  听过花钱包养小情人的,却没有听说过花钱请人当老公的。

  林夕筠开门见山,「你也知道,我是大小姐,但我家只有我一个女儿,我爸妈想过要我继承家业,但是我不行,我对经商一窍不通。」说到这个,她也很委屈,她是真的尝试过了,可不行就是不行,在她熬出黑眼圈时,她放弃了。

  她在管理公司上没有天赋,那就是熬成黄脸婆也没有用。

  「可以请专门的人管理。」他提出中肯的建议。

  「我知道,但是那毕竟是外人。」

  「入赘也可能是外人。」他甚至不用举例子,她也该想到这个后果了。一旦入赘男人有权有势了,就会想霸占女方的家产,再把糟糠之妻给扔掉。

  「是啊,所以你,不是入赘,你是我请来当老公的。」

  他挑眉,「有什么区别?」

  ◎◎◎

  「入赘,就是嫁到我家,我这么笨,很可能被架空,林家可能被他吞掉,可是我请你当老公,就像你给我打工一样,我给你发工资,当然,因为是我提出来的邀请,你也可以提出一些要求。」简单而言,便是他们之间是合作关系。

  「经营好公司,林氏永远都是属于我的,二,不能出轨,给我戴绿帽子。」

  「恕我直言,在别人公司里打工还能选择跳槽,给你打工,那就是一辈子了。」他说。

  她脸蛋微微泛红,确实她很不讲理,起码入赘女婿还能得到一些好处,例如公司的股份什么的,她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份合约,放在他前面,「这是婚前协议书。」

  他慢悠悠地打开合约看了起来,一目十行,很快就看完了。

  她向他开出条件,一次性给他五千万,让他做她的老公,每月还给他五十万生活费,他只要做到,帮她经营公司,乖乖做她的老公。

  但是她家的财产,他都别想要,除了五千万,和每个月她给他的零花钱,公司赚多少钱都和他无关,如果他敢劈腿,花心的话,他还要把她给他的钱都吐出来给她,也就是说,跳槽可以,他还得还回去。

  林夕筠正等着他讨价还价,这一套流程她很熟悉,谈生意嘛,总是要一来一往,她也知道,她提出的要求很苛刻,对他而言是很不友好。

  见他不说话,她略微有些紧张,自从发现自己是个笨蛋美人,不会赚钱之后,她选择找一个靠谱的人做老公,她是认认真真地挑选了不少人,最后却觉得他最好。

  那些人里,有和她家条件差不多的人,只是不是家族继承人,可这类人有野心。

  也有家世比她略差的人,这类人指不定想藉助她家这股东风,更甚者想吞了她家的产业。

  当然,不乏和魏霆差不多的人选,只是长得没有魏霆好看。

  既然要选,她当然要挑一个有潜力的人,还要长得好看了,不然亲都亲不下嘴。

  「我是第几个?」

  她慢一拍地看他,「什么?」

  「我是你找上的第几个人选?」

  他真的很聪明,她心里暗自感叹,笑着说:「我说,你是第一个,你信不信?」她花了不少时间调查,而他确实也是她找的第一个人,如果他不肯的话,她可能还得再找找,他后面暂时还没有候选人。

  找一个适合的老公,太难了。

  要给她家赚钱,要长得帅,要守夫德……她心想,哪有这么好找啊。

  他瞥了她一眼,她不知道他那一眼是什么意思,默默地看着他。

  「那我能得到什么?如果你出轨怎么办?」

  她睁大眼,「我是这种人吗?」

  「我只是提出一个假设。」

  他这么一说,她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会出轨了,脸上出现一抹犹豫,几分钟后,她冷静地说:「如果我出轨,那就离婚,然后,林家股份给你百分之五?」

  「为什么我是第一个?」他又问。

  她轻轻地笑了,灯光在她眼里映射出琉璃般的光彩,「因为,」微顿,「你好拿捏呀。」

  ◎◎◎

  林夕筠听说魏霆这个人很清高,有家境不错的学姐追他,送了不少奢侈品,他一概不收。

  而此刻,他坐在她的跑车上。

  就在不久之前,他答应要做她的合约老公。

  虽然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答应,但是她很满意,主要是她的目的达成了。

  「明天开始进入试用期,可以吗?」她一边开车,一边问他。

  「嗯。」

  试用期三个月,会由她爸亲自带他,看看他工作能力如何,毕竟会念书和会管理公司是两个概念,而他年年第一名的成绩,只是让他比别人看起来聪明些。

  「今天晚上开始住我家?」她说。

  「嗯。」

  除了由她爸来带他在公司里做事,而他也要提前融入他们家里,看看他平时生活习惯,以及和她家人相处和睦不和睦。

  等到了他住的地方,她眨了眨眼,「我等你下来。」

  他点点头,推开车门上去了,她拿起手机打电话给她妈,「妈,我未来老公要来家里了,你让佣人准备客房,嗯,明天开始跟着爸爸去公司上班……」

  这些事,都是她和她爸妈已经商量过的。

  他们一开始不同意,可后来也被她说服了,有什么办法,自家女儿没经商天赋,摁着她的脑袋学习也没用。

  等她打好电话,过了半个小时,他下来了。

  「只有这些吗?」她惊讶地问。

  他只提了一个行李箱,一个袋子,「我东西本来就不多。」

  她瞄了他一眼,财大气粗地说:「没关系,到时候缺什么,我都给你买。」

  闻言,他动作一顿,又恢复正常,将东西放好,坐回副驾驶座上。

  她开着车,载着他回家,如果他表现良好,那么三个月后她就和他登记结婚。

  如果不好的话,那她会给他一笔钱,当做他这三个月在她家公司上班的工资。

  一路上,她忍不住地用余光偷觑他,他正闭目养神,看起来非常的淡定。

  他这个人,真的好奇怪。

  「魏霆,你现在什么感受?」她八卦地问。

  「很晚了,该睡觉了。」

  「……」

  她默默地闭上嘴,他,好像不太正常的样子。

  不说一夜暴富,她给他钱,他好像也不太开心的样子。

  让他到她家公司上班,他也不觉得是一件多紧张的事。

  现在他都要住到她家里了,活像是去住饭店一样。

  他,怎么和她预想中的完全不一样。

  不愧是高岭之花。

  ◎◎◎

  林夕筠毕业了压根也不想去赚钱,和几个好朋友一起出国旅游了,至于在她家里的魏霆,有她爸妈在,她很放心。

  玩了一个月,她终于回家了。

  到家凌晨一点,佣人帮她拿行李,她直接回房了,先洗了一个澡,接着下楼吃了宵夜,她爸妈都睡了,她买的礼物明天给他们好了。

  她打着哈欠准备去睡觉,经过书房,看到书房门下的灯光,她怔住了,这么晚,是谁?

  她敲了敲门,推进去,「爸,你还没……魏霆!」

  魏霆正坐在书桌前,看到她,神色平静,声音略微沙哑,「回来了?」

  「嗯,我回来了,你怎么还没睡。」

  「还有点公事没处理好。」

  她突然没有睡意了,兴致勃勃地绕过去,站在一旁看他做事。之前和她爸通话,她爸可是很看好他,说他很厉害,一些事情教上一次就会了。

  书房里,只有键盘敲击声,她看得眼睛开始发红了。

  怪不得他被她爸夸了,大晚上的不睡觉处理工作的疯狂,她深深佩服。

  她站了一会儿,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多余,「那,我回去睡觉了。」

  「嗯。」他点点头。

  她看他这副样子,几乎都能想到他以后会是什么样的了,迷恋工作到无法自拔的超级工作狂。

  出了书房门,她本来想直接回房睡觉的,忽然良心不安。

  他这么努力,那不是给她做事吗?

  于是,她下了楼,倒了一杯牛奶,重新到书房,放在书桌上,「我给你泡了一杯牛奶。」

  「谢谢。」

  两人几乎是陌生人,他的反应也在她的接受范围里,「保重身体,晚安。」

  「嗯,晚安。」

  五分钟后,他关了电脑,揉了揉眉心,喝了那一杯温热的牛奶,甜甜的一股奶香味,和她人一样香甜。

  他回房的时候,听到脚步声,转头就看到她的身影。

  她身上穿着一款类似中世纪欧洲公主的睡裙,很长,手臂也被雪纱包裹着,宽松飘逸,随着她走路的姿态,空气带动着睡裙,勾勒出纤细的腰身,婀娜的腰身在晕黄的走廊灯光下一扭一扭,本该是仙气飘飘的,可这件睡裙是低领的。

  胸前一大片雪白,若隐若现的浑圆让他眼神微黯,他不着痕迹地移开视线,避开她这副小妖精出山要勾魂的模样。

  一个精美的礼盒放在他眼前,他看着那握着礼盒的秀丽手指,听她说:「这是给你的礼物。」

  他看向她,她笑得娇美,「你拿着呀。」

  大掌接了过来,指尖不小心触到她微凉的皮肤,声音收紧,「谢谢,你注意不要着凉。」

  「嗯。」她颔首,转身回房睡觉了。她是看他还没睡,赶紧把礼物送给他了。

  他默默地看着她的倩影消失在房间里,他低头看着手里的礼盒,慢慢地回到了他的房间里。

  打开礼盒,里面是一个价值不菲的手表。

  他细细地摸了一下表盘,将手表戴在手上,凉凉的金属感让他微微跳快的心脏缓了下来。

温馨提醒:

试阅内容到此结束,如需阅读全文,请至购买专区进行购买。

0 0
分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书斋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