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返回顶部
admin 16管理员

此人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 突出贡献

    长期对论坛的繁荣而不断努力,或多次提出建设性意见
  • 荣誉管理

    曾经为论坛做出突出贡献目前已离职的版主
  • 发帖34106
  • 主题11662
  • 粉丝30
  • 关注0
大家都在看
相关推荐
开启左侧

[11月试阅] 安祖缇《诈欺小姐太犯规》

[复制链接]
admin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1-11-16 12:44:02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142729e3zu8nprdvvbdlcr.jpg


出版日期:2021年11月12日

【内容简介】

「我剩下不到一年的生命,你可以陪我谈场恋爱吗?」
凌浩活了三十四个年头,第一次听到这种死前的愿望
不过这季半夏也太「不挑」了,哪个男人不好选
偏偏选上他这种情场上声名狼藉的男人──
他在爱情里一直是个浪子,不被任何一个女人束缚
好就在一起,不好就直接分手,再无缝接轨下一个
让人惊讶的是,他以为她是个乖乖女
却能撩得他心猿意马,文静乖巧的人设大崩坏
大胆言论逼得他招架不住反击无力
只得认输投降,答应陪她玩三个月的恋爱游戏……
原想就像一般恋人吃吃饭、看看电影、上上床
就能满足季半夏想谈恋爱的愿望
但看着她期待的笑容,他忍不住想为她做更多──
直到他想拿她当挡箭牌应付母亲逼婚,她却拒绝
这才明白她的心愿达成了,他也没有了利用价值
对她来说就什么都不是,甚至干脆不告而别
可怜他情圣魅力完全失灵,沦为用过即丢的工具人……


  第一章

  「我只剩下不到一年的寿命,你可以陪我谈个恋爱吗?」

  正从皮夹掏钱出来付面包钱的凌浩听到面包店柜台内突如其来的一句询问,有些困惑的抬头。

  他以为她在同其他人说话,但长相清秀、肌肤白皙、气质干净的女孩一双黑白分明的圆润眼眸却是直勾勾的盯着他,盛满了希冀。

  他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我、我吗?」他有些难以置信的指着自己,脑袋此时是一片空白。

  季半夏点下头,「可以吗?」放在柜台上的小手紧握成拳,似乎在微微发颤,显现她隐藏在镇定神色下的紧张。

  凌浩看了看左右,面包店内此时无半个客人,老板在后头烘焙室烤面包,他怕是自己听错,于是再确定的问了句,「你刚说什么?可以再说一遍吗?」

  「我只剩下不到一年的寿命……」

  「为什么?」凌浩傻眼问。

  这家面包店在他住处附近,走路十分钟就到,喜欢吃传统台式面包的他几乎每天都会光临。

  虽然是传统面包店,就连装潢都没什么新意,一看就是好几十年的老店,没有现在新式面包店外表的新颖时尚、造型的花俏亮眼,但他就喜欢这种传统的口感、小时候的味道,怎么也吃不腻。

  眼前这个女孩,年纪轻轻大概二十五、六岁吧,约莫一年前在这家面包店打工,柜台上常摆着国考用书,看得出来是一边准备考试一边打工的辛苦考生,但凌浩万万没想到她竟然快死了!

  他以前从不曾仔细打量过她,只记得这女孩不知何时从圆润的体态变成了瘦巴巴。

  他从不询问女孩子身材的事,觉得没礼貌,但现在仔细看,会发现她瘦归瘦,但看起来并不健康,皮肤虽白却没什么血色,气色不好有种憔悴感,搭上过分纤瘦的身材,似乎下一秒随时会晕倒。

  难道,就是因为她剩下没多少寿命,才会瘦成这模样?

  凌浩心中暗暗吃惊。

  他还以为她是减肥减过头呢。

  活了三十四个年头,不是没参加过葬礼,但都是长辈,印象中年纪最小的是远房一位叔叔,大概四十五岁吧,而她还是花样年华,竟然就……

  凌浩不知该说什么,既同情又替她深深感到悲伤。

  肯定还有很多心愿未完成,还有很多事想做的吧?

  「生病。」她张着圆眸一瞬也不瞬,眼中毫无游移,一点都不像说谎或是开玩笑。

  不过因她的气色真的不怎样,所以凌浩从没质疑过她说的是否真话。

  「什么病?」他放柔了嗓音,高大的个子也为了迁就矮他二十二公分的身高而弯了腰。

  他第一次以如此低柔的嗓音与她对话,季半夏胸口整个紧绷,心跳得飞快,突然间,不敢再直视他的眼了。

  「就……」双唇蠕动,长睫垂落,欲言又止。

  「癌症?」说到只剩下短短寿命的绝症,凌浩也只能想到癌症了。

  她微乎其微的头动了动,看不出到底是摇头还是点头,但因那为难的神色,凌浩就当她是点头了。

  肯定是难以启齿的。他想。

  不是每个人都能坦然正面的面对重病的事。

  要是他哪天得了绝症……凌浩不愿去想像。

  他还有大好的日子想过,有好多未知想去探索,不想未尽情过活就带着遗憾走。

  「我想暂时忘了生病的事,我们可以不要再继续这个话题吗?」季半夏恳求。

  「那当然!」他迅速点头。「那……欸……」平日油嘴滑舌的他这会竟然词穷,突然不知该回应什么了。

  「所以,」她再次鼓起勇气,「你能陪我谈个恋爱吗?算我死前的愿望,三个月就好。」

  「什么?」他还以为刚是听错,没想到她真的是想找他谈恋爱。「为什么是我?」

  凌浩心想她也太「不挑」了,哪个男人不好选,选上他这种情场上声名狼藉的男人。

  他是个游戏人间的不婚主义者,不过他在交往前一定会跟女生说清楚自己的原则,但总会遇上那种不知该说对自己太有自信,还是恋爱脑太发达的女孩,以为交往一阵子他就会改变心意,直到发现他真的不婚时,就跟他大吵大闹,最后难看分手收场。

  他对恋爱其实也没什么耐性,他享受的是恋爱时的甜蜜过程,如果开始吵架、相处不顺,就会萌生退意,因此一场恋爱的时间都不长,但由于他本身各项条件都不错,又很会说话,因此恋情不断,上个月才分手,这个月就会有新欢了。

  而他上个礼拜才跟女朋友分手呢,历任女朋友她也看过几个(因为他偶尔会带女朋友过来买面包),结果这位面包妹竟然要求跟他交往,就算快死了也该找一个好男孩……是说好像也很难找……而且还说什么期限三个月?

  他看着面包妹(他连她叫什么都不清楚),她本身就是很乖巧的长相,气质恬静,时常面带微笑,想必人缘应该不错才是,干嘛找上他?

  会不会她误会了什么?

  而且他是绝对不碰乖巧型的女孩,既玩不起来,也笑闹不起来,一本正经的认真谈恋爱,光想像压力就山大,不想扛。

  他觉得不解,也没打算答应。

  况且,承担一个人将死的愿望,这负担太沉重了。

  他生性就不喜欢背责任,人世间除了事业以外的责任,他都不想背负。

  「因为……」季半夏抿了下唇,「我觉得你会帮我这个忙。」

  「什么意思?」

  「而且你交过这么多女朋友,一定很会谈恋爱。」

  他继续用困惑的眼睛看着她,「像我这种的对你来说,应该是避之唯恐不及。」

  「你不是一开始都会跟女朋友协议好,不结婚不生子,如果反对就不用在一起?」这段是她偶然听到他跟老板的闲聊,那时观念传统的老板还驳斥了他的价值观。「那我们也可以协议好,只在一起三个月,这样不是很轻松吗?」

  「这怎么会轻松?」听听她在说什么鬼话!「谁……谁在知道女朋友生重病时会轻松的?」

  「我不需要你的照顾,我是想在我撑不下去得住院之前,有一段美好的回忆,等时间到或是病情变重时,我就会走的。」她举起手,「我发誓。」

  他摇头拒绝。

  「这是我人生最后的愿望,拜托你。」她咬着下唇,眼眶泛起泪泡,可怜兮兮的,凌浩强硬的脖子差点就弯折下去了。

  他虽然薄情了点,但不是无血无泪的人啊。

  「我很遗憾听到这个消息,」他艰困的开口,顿了顿后又说:「不过这个愿望我没办法帮,不如这样吧,你有没有其他的愿望,譬如找人什么的,小学要好的同学、高中老师之类的,这方面我很厉害,可以免费帮你服务一次。」毕竟他是徵信社的大老板。

  通常没钱的工作他是不会做的,他爱钱,对钱非常在意,但是看在这女孩也算认识一年了,年纪轻轻就要面临死亡,让他很不忍,所以愿意在能力范围内帮她个忙。

  他对女孩子其实也不是多好,可能是因为从小到大都是被追的,加上家境又不错,人自有一股臭屁骄傲,行事潇洒,因此也就不太在乎女生的想法,好就在一起,不好就直接分手,再无缝接轨下一个。

  不过即便他滥情,不代表没原则。

  谈恋爱当然是在双方彼此有好感的基础下开始,不管最后怎么结束的,除非意外,不然死别不在他的选项中。

  太沉重了,真的。

  他纤弱(?)的肩膀承担不起。

  「为什么没办法?」季半夏很是错愕。

  她还以为他女友交过一个又一个,应该不会太排斥这样短暂的速食爱情才是。

  难道是因为她不是他的菜的关系吗?

  她在这间面包店打工一年了,三百六十五天至少见了他三百次,但是,他从不会对她多投注关注,他会去跟老板哈拉瞎扯,但对她就仅止于友好的招呼,仔细想来,可能就是怕她对他起了好感吧,因此刻意跟她保持距离。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只是一个短暂时间交往的要求,他毫不考虑的就拒绝,要是说出真话,他会不会以后就不来买面包,让她连想看到他都不行?

  在枯燥无味的备考日子里,能见到他,即便只是打个招呼,告诉他面包几块钱,找零钱时手指不经意的与掌心碰触……每一样每一样都是她生活中的小确幸,能让她一整天的心情飞扬,念起书来特别有精神。

  她在台北的时间不知何时就会结束,得到他方去就职,她真的好想跟他有更进一步的熟稔跟发展。

  这愿望揪得她心口疼痛,每一次见到他就像得了严重的心脏病,要喘不过气。

  就是因为晓得自己不是他喜欢的类型,她才牙一咬,用了重病的理由,就算只是三个月,也必定可以成为一个美好的回忆,没想到人家还是一口就拒绝了。

  凌浩他对她晓以大义,「谈恋爱这种事,首先要找喜欢的人……」

  「你讨厌我?」

  苦涩的嗓音与泫然欲泣的表情,让凌浩慌张的解释,「我没有讨厌你,真的,一点都没有。」

  「那『首先』就成立了。」听到他并不「讨厌」她,浅笑重回嘴角。

  他不讨厌她呢,那应该还是有一点希望吧?

  「……」怎么没人告诉他,面包妹看起来乖顺温和,其实伶牙俐齿?「不是只有这点。」

  「那还有什么?」季半夏急切地问,想知道到底是哪些不足的地方让他无法多看她一眼。

  原本她是圆润的身材,是为了吸引他注意才拚命减肥的,她不敢说自己瘦下来就变漂亮了,但她想至少有符合他的审美观吧,毕竟他的女朋友每一个都是纤瘦型的。

  她身高一六二,目前体重四十二,室友也是她从小看到大的妹妹许琉格说她已经太瘦了,但如果真的够瘦,怎么他看她的眼神一点都没变呢?

  肯定是要瘦得像电视上的偶像一样纤细,腰彷佛一折就断才行的吧?

  因此即便许琉格劝阻,她还是持续让体重往下掉。

  「还有理念要合啊。」他振振有词。「我的确是不婚不生,这点我很坚持,不管用什么办法都不可能让我转念。」

  「我也不婚不生。」她坚定的点头。「我也等不到那个时候。」

  「……」他再次无言。

  气氛实在太尴尬,但这么沉重的话题,凌浩就算想开玩笑缓解气氛也白目不起来。

  「我已经符合两点了,那你还有什么要求?」

  为什么这样叫符合两点?

  他没有讨厌她,但、但……他也从未曾想过要跟她谈恋爱啊。

  乖巧型的妹妹,完全没有进到他的守备范围内。

  「你年纪太小了。」他又找到一个藉口。

  「啊?」

  「我有道德底线的,不跟小我八岁……六岁以上的谈恋爱。」他觉得这藉口不错。「我读国中时你才刚进国小,这像在诱拐幼童,太不道德了。」

  「你几岁?」

  「三十四。」虽然不想自吹自擂,但他真的「天生丽质」,看起来不到三十,帅气又年轻。

  「我二十九。」她欣悦道:「第三点也符合了。」

  「你二十……九?」他错愕的嘴巴大张。「我还以为你二十五。」

  「我童颜。」她眯眼微笑。

  凌浩面露为难。

  他还真没遇过如此困难的选择题。

  不想说出「你长得不是我喜欢的样子」这种彷佛人身攻击的拒绝,尤其在她笑得甜甜又满含恳求的时候。

  他倒是有遇过女朋友说若要分手就要自杀的,然后他就直接帮她叫了辆救护车,还叫她安心,救护车马上到,看是要割腕或吞安眠药都不用怕。

  这样想想,他其实也满无情的吼。

  可是那个前女友是情绪勒索,但这个是死前的最后愿望,实在是很难说得太绝情啊,两种完全无法放在同一个天秤上比较。

  看他开始犹豫了,感觉出现曙光的季半夏立刻「乘胜追击」,「其实我只是想在剩下的人生中,体验未曾经历过的事。」她露出难为情的模样。

  未曾体验?凌浩豁然开朗,「所以你是……你二十九岁了还没谈过恋爱?」他惊讶。

  他二十九岁之前就已经是情史辉煌,连交的女朋友也没遇过处女(毕竟这也是沉重的负担),但眼前的女孩竟然连初恋亦未曾有过。

  这在他的原则上,是绝对不能碰的类型,就怕沾上了甩不开。

  她点头。

  她本身就是难谈恋爱的体质,只要男生稍微大声一点说话就吓得要死。

  会喜欢上他,也是因为从没看他生气过,对待女朋友都好温柔的模样,让她十分向往跟他在一起的感觉,若是在离开台北之前,能跟他谈一段小恋爱,这或许将会是这辈子最美好的回忆。

  因为想跟他在一起的欲望太强烈了,她才会不顾许琉格的反对,开始了这个计划。

  「怎么可能,你长得挺漂亮的啊。」

  凌浩心想,除非她个性不太好,否则人长得清秀干净,不可能没有男人追,或是她眼光太高,对其他男人看不上眼……难道是因为这样才挑上他?毕竟他是如此优秀的一个男人。

  「真的吗?」她芳心大悦,眼儿弯得都看不见乌瞳了。

  他说她漂亮!

  他竟然说她漂亮!

  恐怕一杯全糖的饮料都没这句话让她胸口甜得要冒出蜜来。

  季半夏觉得自己幸福得就算真的只剩下不到一年的寿命,也可以欣然的死去。

  说错话,不小心给了她希望了!凌浩暗叫不好。

  虽然同情她,但不代表他得帮这个忙,况且,虽然她精神状态的确不太好,看上去有些委靡,但也许她并不是真的生病,只是……只是每天拉肚子也有可能。

  但直接质疑人家有没有生病,万一她真的生病岂不是在她的伤口上撒盐?

  太无良了,这种话他问不出来。

  然而就在他犹豫该怎么办时,季半夏突然开口:「我可以给你看证明。」

  「什么证明?」他又反应不过来。

  「生病的证明,我明天去跟医院申请。」

  凌浩惊愕地想,难道她会读心?竟看得出来他在怀疑她生病的事?

  这让他觉得汗颜,更加不好意思在这方面做文章了。

  「你……难道你不治疗的吗?」

  「已经是末期了,治疗也没用,所以我想好好走完最后一段人生,就像有部电影『一路玩到挂』那样子。」

  「我不是个好情人。」他垂死挣扎,被她进逼得不太能反击。

  他天生心软,虽然经过历练,不会委屈自己去接受不合理的提议,但像这种有苦衷的,反而会让他无法在第一时间断然拒绝。

  人家只剩不到一年的寿命了,这是她唯一的心愿,想在死前谈个恋爱,为何不成全她呢?难道要让她带着遗憾死去吗?

  可又觉得死前的愿望实在太沉重,她谁不好挑挑上他呢?他又不是什么好男人。

  「可是我看你女朋友跟你在一起时,都很开心的样子。」他女朋友脸上的笑容每每都让她好羡慕。

  「要分手时就不开心了。」凌浩语重心长,并故意讲得无情,希望能让她打消主意,「即便一开始就说好,还是有人纠缠不休的。」

  「你放心,三个月后就算不想分手也是得分的,不会给你带来任何麻烦。」她微笑,彷佛他这种事后说女朋友坏话的渣男行径一点都不让她感到困扰。

  靠,她都说到这田地了,要他怎么拒绝?

  「还是你现在有女朋友?」季半夏提着心问。

  「……没有。」他该回答有的,但不知怎地就是诚实以告。

  「如果你觉得三个月太长,一个月也可以。」柜台上的右手悄悄握住左手腕。

  要是他再不愿意,那她折衷到一天也是行的。

  她看得出他不想拒绝她,可能是怕她难受,但又答应不了,态度才会这么迟疑。

  就算只有一天。她在心中向神明祈求。只是一天的短暂美梦也行,让她能在他的眼瞳里,看到她的存在吧。

  「我回去想想。」再也找不出理由,只能粗暴结束这话题的凌浩抓起柜台上的面包,转身就走。

  「等一下。」

  「还、还有什么事?」他真怕她哭着拜托他,那他肯定马上答应。

  「你没付钱。」她尴尬地笑着。

  「……」实在太丢人了。

  「三十元喔。」

  他默默回身把三个十元铜板放下。

  「谢谢,我等你消息。」

  充满希望的语气令他面色更是沉重的走了,彷佛被医生宣布得了绝症的人是他。

  ☆☆☆   ☆☆☆   ☆☆☆

  偌大办公室内,一张乳白色躺椅上,凌浩手执手机优闲地靠着,手指激烈的操纵,嘴里发出不明的低吼声。

  「喔耶,打死了!」打掉大boss的他开心地欢呼。

  但他的开心没一会儿就消失。

  好想吃面包!

  他已经三天没吃面包了!

  嘴巴好馋啊。

  基本上,他每天都会吃一块面包,要不是因为年过三十,吃太多面包对身材、身体有害,他一定照三餐吃,毕竟不是青春少年了,不能够太放纵。

  有时因故得出公差或者出国无法每天去买面包,他也会先买个几块带走,或者一到家,行李扔给大楼管理员看管,人直接冲去买面包吃,先解馋再说。

  但他现在明明人就在台北,却必须强忍口腹之欲,这一切都是那个面包妹害的。

  他不敢进去面包店,嘤。

  他怕被逼问能否交往三个月。

  老实说,真要交往也不是不行,他又不讨厌她,虽然他曾经以为她是个内向的女孩,没想到一开口他竟然招架不住,还数度无言,不过这也是因为介意她将死的身分。

  他怎么能够忍受身边的人只剩下不到一年的寿命呢。

  每天看着那张瓜子脸,脑子里一定会充斥着「她快死了」、「她快死了」、「她快死了」……这根本是精神折磨。

  况且他身边又不是没有其他女生示好,只是还没决定要跟哪个人交往或暧昧,但绝对不会是面包妹。

  「好想吃面包啊!」他朝天大吼。

  「老板,你要吃面包喔?」刚经过老板办公室被吓到的柜台小行政开门进来询问。

  凌浩双眼倏地发亮。

  对吼,他可以叫员工去买啊!

  「对,你去帮我买面包回来。」朝小行政走去的他掏出皮夹,拿出悠游卡郑重放在她手上。「买一块……不,买三块面包回来,一个波萝面包、一个奶酥面包,再一个嗯……巧克力海螺卷。」

  他想这样至少可以撑三天,不然明天就周末了,没法叫小行政帮他买。

  「那我去楼下……」

  「不是去那间,」那间标榜日式高级面包的面包店做出的面包完全不符合他的口味。「我把地图传给你,你去那里买回来。」

  「好。」小行政点头,「那我现在出发了。」

  凌浩开心地催促,「快去吧,搭计程车,车费我出!」

  看着小行政身影消失在门后,凌浩欣喜的再跳回椅子里,从Google map上搜寻出面包店地点,发给小行政后,继续打手游的下一关。

  下雨了。

  季半夏单手支颐望着门外逐渐湿透的马路,不知不觉叹了口气。

  那个人三天没来了。

  他几乎每天报到的,除非是人不在台北,否则在打烊前一定会出现。

  而如果他要离开台北,也会有徵兆──一次买好几块面包,她就知道他要出差或出国去玩了。

  去玩,通常都是跟女朋友。

  他有一次带着女朋友在搭机前,先过来买了几个面包。

  女朋友脸上挂着些许嫌弃这家面包店的表情,不甘不愿地走入,在凌浩挑选面包时,撒娇抱怨:「这家面包看起来又不好吃,我们去那个有名的××买面包嘛。」

  她说哪家面包店,季半夏并没听清楚,但可想见应该是十分时尚新颖、宽敞明亮的异国面包。

  结果凌浩当下霸气的说:「你敢再批评一句,你就走吧,不用出国了。」

  女朋友立刻嘟起嘴,不敢再说上半个嫌弃字眼。

  对凌浩来说,面包还比女朋友重要。

  结果他竟然可以忍受这么久的时间没来买面包,只因为不想跟她交往。

  就算三个月也不愿意。

  「唉。」她又叹了口气,低头想看书,却是一个字也看不进去。

  并不是没预料到这样的结果,但也不是未抱一丝侥幸。

  她在这间面包店打工已经一年左右,看着他带着不同的女友来来去去,掐指数数,大概有两、三个了吧。

  她几乎每天都出现在他眼前,偶尔他也会跟她聊个两句,但都只是客套的闲聊,每一次分手后都没考虑过她,释放出半点好意,她就晓得自己不是他喜欢的类型。

  但她真的很喜欢他,情感随着日子堆叠,已经沉重到难以负荷,甚至造成失眠。

  她得让这份情感有个结果,不管是好还是坏。

  但她还是希望是好的,即便跟历任女友一样的短暂交往,但只要拥有过他,就算分手了,至少达成了心愿。

  看准他这次分手的空档,却又怕被拒绝,于是她不知道是不是脑子被雷打中,馊主意脱口而出。原本她只是在心里想想的,大概是因为愿想太急迫了,加上她不知何时就得离开台北,与他再也没有机会见面,更让她着急。

  会让她这么喜欢他,不是因为他长得高大帅气,不是因为他事业有成,当然也不是因为他嗜吃面包,而是因为她觉得他善良体贴,不曾对人大小声,当然他也会有雷点,譬如之前有个女友批评了他喜爱的面包。但她觉得这很正常,要是她最爱的物品受到批评,也会不高兴的,而且他当下只是稍稍板起了脸,女友一道歉立刻恢复笑容。

  她曾经看过他救了一只被车撞伤的猫咪,抱着血淋淋的孱弱身子直奔医院,也看过他逗爱哭的小孩子,在那个当下,她觉得在他身上看到慈爱的光辉。

  她想他是个善良的人,应该会因为同情她而答应。

  她在利用他的善良,她心底很明白自己的卑鄙,却没有办法阻止。

  她实在太喜欢他了,严重到影响了生活。

  结果却是──他再也不来了。

  季半夏松开撑着下巴的手,低头继续看书,虽然一行一行扫过,却没有半个字进入脑海。

  她其实已经考过国考,目前在等分发,但她总觉得在法律方面还不够娴熟,因此仍持续阅读背诵。

  没一会儿,自动开启的玻璃大门滑开的声音传入耳中,她抬头喊了声「欢迎光临」,就看到一位穿着入时,短短的牛仔短裙下一双漂亮长腿的女孩整理着被雨打湿的头发走进面包店。

  「哎哟!真是的,怎么会突然下雨?」女孩口中不断埋怨。

  她就是被凌浩派来买面包的小行政。

  小行政才下了计程车,雨就下来了。

  她狼狈地跑进旁边的骑楼下躲雨,在这个不熟之处,还得研究面包店往哪走,真是折腾她了。

  面包店位于一条巷子里,这条巷弄内有不少小店,几乎都卖吃喝,只有一两间卖衣服,就没有一间便利商店或卖伞的杂货店。

  小行政本以为老板特地要她跑这一趟,搭了二十分钟的计程车才抵达的面包店,风格要不是法式优雅或日式简约,应该也是装潢独特的那种,没想到竟然跟她小时候住乡下时的隔壁面包店长得差不多,感觉十分陈旧。

  为什么老板要吃这种店的面包?她不懂。

  老板对食物有多挑食,身负订便当重责大任的小行政最是了解。

  莫非特别的好吃?

  见她被雨淋湿,季半夏从柜台下方拿出面纸盒递给她。

  「噢,谢谢。」小行政有些意外的接过,面纸倒是抽得不客气。

  将裸露于衣服外的肌肤上的雨水大致擦乾后,她逛了店内一圈,完全看不出特别之处。

  「篮子给你。」季半夏递了个装面包用的小塑胶篮给她。

  小行政没有接过而是直接问季半夏,「我要买三个面包,一个波萝、一个奶酥面包,一个……」糟糕,她忘了!

  「一个什么?」

  「等等,我问问。」

  她拿出手机来打电话,站在她旁边的季半夏不经意看见她在「凌浩大老板」这个名字按下了拨号键。

  季半夏胸口一窒。

  这女孩是凌浩叫她来买面包的?

  他还是想吃这里的面包,但不想看到她,所以叫别人来买?

  季半夏苦笑了下,咬住颤抖的下唇,眼眶发酸。

  「老板,我忘记你要买什么面包了?」一接通,小行政就开门见山的说。

  「笨蛋,才三个你也会忘记!」

  「对不起嘛!」小行政只好撒娇。「刚才下雨,我被雨淋到忘记了。」

  「那你洗澡会不会把自己的名字忘掉?」

  小行政噘嘴,「你到底要吃什么啦?」

  「波萝、奶酥跟巧克力海螺卷。」

  「巧克力……?」这名字也太长。

  「海螺卷。」

  「巧克力海螺卷。」小行政转头对季半夏交代。「就这三个。」

  「你在跟谁说话?」凌浩问,有不祥预感。

  「店员啊。」

  「你干嘛不自己挑,还要叫别人帮你拿?」是不知道人家生重病吗?

  「我又不知道放哪。」小行政甚觉委屈。

  「你……她知道你帮我买的吗?」凌浩心虚地问。

  「什么意思?」小行政不明其意。「我听不懂。」

  「不懂就算了。」凌浩把电话挂了。

  小行政一脸莫名地瞪着变成一片黑的手机萤幕。「什么跟什么啊?」

  季半夏瞟了在跟手机嘟嘴不满的小行政一眼,默默拿了凌浩要的面包,用纸袋装起来。

  「小姐,一共六十三元。」季半夏唤了唤还在瞪手机的小行政。

  「六十三元?这么便宜喔?」小行政将悠游卡交给她。

  一看到那PS4的手把造型悠游卡,季半夏更加确定是凌浩托这个女孩来买的了。

  他们店里的客人中,只有他使用这种悠游卡,她猜他应该很喜欢玩游戏。

  「是你老板托你来买的吗?」季半夏忍不住问。

  「对啊,我还特地坐计程车来的,还好车费他付。」小行政嘻嘻笑了声。

  「他为什么……」不肯自己来?

  「什么为什么?」小行政纳闷地看着她。

  季半夏摇摇头。

  答案就摆在眼前,何必问。

  人家就是不想被逼着跟她谈恋爱。

  「外头还在下雨,这把伞借你吧。」季半夏从柜台下拿出一把折伞给她。

  「噢,谢谢,可是我要怎么还你?」

  季半夏咬了下唇后道:「请你老板拿回来还就好。」

  她不想当那种讨人厌的女孩,被避之唯恐不及,也不想在剩下的时间里再也看不见他,因此她决定,把交往的要求收回来。
0 0
分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书斋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