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返回顶部
admin 16管理员

此人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 突出贡献

    长期对论坛的繁荣而不断努力,或多次提出建设性意见
  • 荣誉管理

    曾经为论坛做出突出贡献目前已离职的版主
  • 发帖34106
  • 主题11662
  • 粉丝30
  • 关注0
大家都在看
相关推荐
开启左侧

[11月试阅] 菲比《与老板的秘密情事》

[复制链接]
admin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1-11-16 12:42:58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142430z5lplhlbl5qamcbh.jpg


出版日期:2021年11月12日

【内容简介】

人不可貌相!这话用来形容她家老板再贴切不过
高冷男神韶易向来在众人面前冷漠寡言待人疏离
彷佛这世上没有任何一人能进得了他的内心
但这样寒若冰霜的韶易却愿意给她温暖的关怀
让张冉星有种自己是他生命里特别的人的感觉……
知人知面不知心!这话也恰恰适用于她家老板
原本韶易对张冉星来说,是只可仰望不可碰触
却未曾想过,她的人生竟会因他而转了个大弯
他在她最狼狈的时间点出现,对她提出一桩交易
「我给你一千万,当我半年的地下情人」──
她以为他真的是个好人,原来是她眼瞎看错了
他会与她签定地下情人合约,原因十分简单
以半年为期,是他为两人私密情爱设下的保存期限
时间过后,他就会抛弃她与门当户对的对象结婚……
明明一再告诫自己不能对他投入过多的感情
却不知在他让她感受拥抱的温暖,点亮她眼里的光彩时
她便已陷入韶易的情爱纠缠,再也挣脱不开……



  楔子

  韶易从未想过自己会成为恶心渣男。

  在韶易驱车前往张冉星住所途中,他不断劝着自己不该这么做,甚至还有掉头回家的打算,但当他的皮鞋踏入她的住所时,一切发展都是如此理所当然。

  客户层锁定黄金独身男女的小坪数豪宅公寓中,位于十楼最底端的三十坪挑高楼中楼里,明明该是舒适整洁的环境如今满室凌乱,刚经历被人掀翻家里起身力抗无果的张冉星失落地坐在地板上,黑色长发凌乱不堪,看样子应该受到不小程度的暴行。

  虽然室内的木质地板沾满鞋印,但韶易还是在玄关换上室内拖鞋,他蹲在张冉星面前,偏首从她披散的发丝缝隙中窥探她的面容,只见雪色脸颊上有好几条红痕,看样子应该是被扇好几次巴掌留下的痕迹。

  「张冉星,你还好吗?」

  张冉星依旧处在惊魂未定的状态,对外界的声音完全没反应,直到韶易从她垂落的发丝缝隙里瞧见伤口,他才不顾礼节动手掀开发丝,瞳孔放大一股怒火直冲脑门。

  发丝被人拨动才让张冉星惊诧抬头,她仰首望向蹲在身前的韶易,可能是刚刚只专注在方才的痛心疾首,没发现有人上门,她喉头紧涩挣扎了许久总算发出声音。

  「老板?」张冉星对韶易出现在家中感到惊讶,而且还是她最落魄的时间点出现,令她更加不知所措。

  稍后,一丝暖意从胸口漫开。她还以为拒绝他的涉入,他就会假装没看到今天早上的事情,张冉星却没想到,韶易真的为她而来。

  韶易轻勾嘴角充当回应,一双盛满凉薄的眼眸看着张冉星,只见她慌忙把散乱的黑发扎到耳后,看来她只想在老板面前保持仪容整洁,却忘了白皙脸颊还印有新鲜的红色指痕与五公分长的口子,现在可好了,让他透过伤口清清楚楚明白,她是怎么被残忍对待。

  虽然韶易明白这么想张冉星实在变态,但瞧她可怜兮兮模样,活像蜷缩在滂沱大雨中的小猫,让他有种想狠狠抱在怀中,再低头吸爆她微启红唇的冲动。

  不管了,韶易才不顾理智不理智,也不管接下来想做的渣男行径有多恶心,没有任何迟疑张嘴就问:「你母亲向你索讨五百万对吧!我再加五百万给你。」

  「咦?」张冉星双眸圆睁,表情十分诧异。

  「只要你肯跟我做交易,一千万就归你。」韶易勾起嘴角,恶烂渣男位置他坐定了。

  第一章

  琉璃被誉为中国五大名器之首,甚至在佛家还被列为七宝之一,其实水晶玻璃与玻璃差别只在是否含氧化铅,而琉璃正是水晶玻璃,只是称呼上不同罢了。

  然而中国古代琉璃是玻璃的一种称呼,直到清朝统一将琉璃称作玻璃,并在康熙年间开设玻璃厂大量制造玻璃制品,直到近期「琉璃」一词已指用脱蜡铸造工法所烧制的水晶玻璃工艺品,其价值不在材料本身,而是背后隐藏的艺术价值。

  韶家祖先曾于康熙皇帝开办的玻璃厂担任厂长,其人烧制玻璃的技术堪称巧夺天工,后代子孙一脉相承烧制技法并于清末年间开设名为「琉璃入局」的小作坊,在经历四代后逐渐壮大成享誉华人艺术世界的公司。

  虽家大业大的韶家早已不把贩售琉璃艺术品当成唯一营生,除了祖传「琉璃入局」股票没公开上市,依旧遵从祖训由韶家第一顺位继承人担任负责人,其他后来设立的公司则早已是跨国集团。

  「琉璃入局」的营收虽然比韶家其他公司逊色许多,但韶易身为「琉璃入局」第四代老板,将琉璃制品发扬全球当成毕生志愿,不仅极力与各国艺术家合作推广琉璃,还出钱培养一批琉璃创作者,更四处举办展览与讲座推展老前辈留下的文化产物,不止将「琉璃入局」推向营运巅峰,也让他赚得盆满钵满。

  「琉璃入局」总公司位于市中心精华地段的分租商办大楼十一至十五层,三个月前位于十五楼的老板与秘书团办公室迎来一名秘书长助理,瞬间让公司无论已婚、未婚男员工炸开锅。

  张冉星留着一头乌黑及腰长发,雪色肌肤与深邃五官遗传义大利籍的父亲,不仅眼睛浑圆明亮就连睫毛都浓密卷翘得惊人,高挺鼻梁下粉色轮廓的双唇十分迷人,虽身高中等但比例堪称完美,一双大长腿无论穿裤子或短裙都令人移不开眼。

  张冉星是真的美,美得像撕漫女,常常让人误以为她非现实存在的错觉,因此,三个月前她以秘书长助理出现在「琉璃入局」立刻吸引所有人目光,男生想打听她的联络资料,女生想向她讨教保养秘方,说是「琉璃入局」冉冉上升的一颗明星都不为过。

  而这位耀眼星子性情却不如外表引人注意,穿着低调鲜少言语是基本配备,竟然连女生聚会的下午茶兼讲办公室八卦活动都婉拒参加,更遑论假日与同事外出逛街吃美食,在众人面前她彷佛蒙了一层乌云,却不让大家对她的好奇因多次拒绝而失去一二,反而有企图拨开乌云想一窥真实面貌的冲动。

  「冉星,你将昨日美国办公室回传的资料整理好交给老板。」秘书长刘晨将一叠以英文书写的资料交付张冉星手中。

  刘晨,「琉璃入局」唯一对张冉星没任何好奇心的人,毕竟他是助她进公司的推手,对她早已知根知底,但他却不曾与任何人谈起关于张冉星背后故事,就算有人问起,他也不愿开口回答,因为那是他对她的尊重。

  张冉星看着高大挺拔的刘晨,虽双手已经接过资料,还是忍不住想问上一句,「秘书长,我整理好后直接交给老板?不需先给您审阅吗?」

  「当我第一天认识你?你办事我向来放心。」刘晨朝张冉星笑了笑。

  在英国求学时,张冉星曾协助时任亚洲留学生联谊会会长的刘晨处理庶务,两人交情从研究所时期就已打下基础,虽硕三时她因家庭所累,经营学硕士学位没拿成便灰溜溜回台湾,依旧与刘晨保持联系。

  张冉星先后做了几份工作,总因不可抗拒的私人因素被公司辞退,令她心灰意冷,直到失去上一份工作后刘晨帮助她进入「琉璃入局」担任秘书长助理,让她很快找到这份薪水不错的助理职位,张冉星对刘晨充满感恩,只差没把他当成再生父母。

  「既然秘书长愿意相信我,我就会努力做好分内工作。」张冉星抱着资料,保证一定不让刘晨丢脸。

  约莫二十分钟,张冉星确认人在办公室的韶易有空理她,将整理好的资料整叠抱入老板的办公室。

  「老板,这是美国办公室昨日回传的资料,我已经将资料整理好,请问要放在哪呢?」虽然怀中沉甸甸资料重得让张冉星吃不消,但她依然露出职业微笑望向坐在办公桌后的韶易。

  阳光由落地窗洒入以黑白为设计基底的简约办公室,张冉星看不清背光的韶易,但她仍能清楚瞧见,垂眸认真阅读手上资料的老板身材究竟有多好。

  不扣前三颗扣子的黑色衬衫下,健壮胸肌在他每次翻动资料时微微露出,胸前挂着一条琉璃坠饰,让他的性感程度更往上提升,青筋凸起的手背与修长手指好看得让人痴迷,更遑论轮廓分明五官精致的俊美长相,根本生来注定让女子惊声尖叫男子自叹不如的帅哥。

  韶易将放于桌上的资料改成拿在手上,背靠在牛皮椅跷起大长腿,一派轻松自若,抬抬下颚总算开口。

  「放那。」少少两个字却隐含浓烈疏离。

  「好的。」张冉星谨慎点首,小心翼翼踩着八公分细跟高跟鞋,将怀中资料按照内容整齐摆好。

  虽张冉星进入「琉璃入局」总公司已有三个月,但一周前她还在各楼层了解每个部门的工作内容,以便日后协助秘书长处理公务时,能准确找到各个相应单位,因此这是她第一回与老板说上话,战战兢兢在所难免,毕竟老板可是发工资给她的衣食父母,而她又十分需要与在乎这份工作,因此对韶易不知不觉间多了份畏惧与紧张。

  韶易的视线跃过手中资料看向正在忙活的张冉星,他望见她弯身时绑着马尾的浓密黑发全数滑到左侧肩膀,让雪白颈项完全裸露出来,纤细的后颈又长又直,肌肤不止白皙还从里层透出淡淡粉色,让人有想一手握住的冲动。

  张冉星卷翘的睫毛在每次扇动时,韶易总能看见她剔透的眼眸专注审视手上资料,并分门别类摆放整齐,看起来像是一丝不苟的人,这样的她竟让他感觉有说不出的性感。

  疯了,真的是疯了。韶易从未想过自己有如此色欲的时候,而且还是对他的员工抱有这番心思,这要他如何面对已经比平常人还要少的良心?

  韶易努力将目光从张冉星身上拉回来,但坚持不到两秒钟又忍不住将视线望向她。

  虽这是韶易与张冉星第一次在密闭空间单独相处,但他早已注意三个月来轮流在各部门学习的她。撇除她是刘晨指名的助理会让韶易多一份留心外,光她的外表,要不多看一眼都难吧!

  韶易发现张冉星总穿着中规中矩的黑白色套装,白色衬衫搭黑色西装外套与及膝后开衩窄裙,平常人做这身打扮总给人严肃又不好亲近的专业感受,但无聊的套装穿在张冉星身上,却别有一番风情。

  韶易是不清楚他人如何看待一贯穿黑色套装的张冉星,但他却该死地觉得迷人,脑海无法克制妄想着从她背后环住纤细腰杆,下颚靠在她肩上恣意吸取她身上不过分浓郁的香味。

  该死!我怎么又来了!

  韶易明明不是猪哥,甚至他还唾弃物化与意淫女性的恶烂男,但怎知从张冉星出现在他面前起,心思就不受控制地放飞,任何在A片可以想见的情节全在他脑子里上演一轮。

  韶易不想再受张冉星的美貌控制,他想屏除恶劣心思单纯将她当成一般下属对待,直到发现她脚后跟被高跟鞋磨伤的红痕,才忍不住开口,「你……」

  听见韶易的声音从后方传来,张冉星疑惑回头,「老板,您喊我吗?」

  据秘书长形容认识多年的韶易,他因家庭环境使然个性冷淡疏离,尤其对不熟悉的人连一个字都不肯哼,所以刘晨提前给张冉星打了一剂预防针。

  倘若韶易不理会她是理所当然,若态度冷淡连看她一眼都懒得看是常态,如果受到他冷冷盯着还愿意开口说话,代表她已经十分特别,所以面对韶易的寒冰态度不需过度解读,只当他是千年冰山做成的怪人就好。

  张冉星没料到今日才第一回与韶易待在同一个空间,他竟肯开尊口唤她,此时疑惑与不解溢满心胸。

  难道,是她有什么做不好的地方,让老板打破一贯冰冷的沉默也要教训她?思及,张冉星心下一凛回起话来变得战战兢兢。

  「请问,老板有何指示?」张冉星努力让声音听起来泰然自若,只可惜颤抖的尾音听在韶易耳中如此清晰。

  「你的脚不痛吗?」韶易不是会主动表达关怀的人,怎知张冉星后脚跟的摩擦痕,竟让他忍不住开口。

  「咦?」张冉星一度怀疑自己听错了。

  等等,我问这个问题,不就表示刚才正轻率地上下打量她?而且还是很猪哥地连她的后脚都看得仔仔细细那种?突然间,韶易发现自己露馅了。

  「是有点痛,不过还忍得住。」张冉星诚实回答。

  见张冉星露出不失礼貌的浅笑,韶易明白她是没往更深层的孟浪方向想,只单纯觉得老板正在关心员工身体状况,着实让他松了一口气。

  「是我多虑了。」韶易轻扯嘴角。

  「谢谢老板关心。」张冉星双唇虽勾着,但中规中矩的回答,让他明显感受她想与他保持距离。

  「若完成工作就可以出去,顺便帮我把秘书长叫进来。」

  张冉星点首随即走出办公室,不到两分钟换秘书长刘晨敲门入内。

  「你把这个给你的助理。」不等刘晨开口,韶易边把一盒OK绷放在桌上边使唤下属。

  「给冉星的?」刘晨疑惑的拿起OK绷左右翻看,好似怀疑纸盒里装的不是医疗用品而是毒品。

  「冉星?」韶易扬高语调,他怎么不知刘晨与张冉星熟识到能不带姓的喊她名字?

  「我没说过吗?冉星不只是我担任亚洲留学生联谊会会长时的助理,还是小若的学妹,小若在英国求学时冉星还住在小若家,两个人感情好得很。」刘晨耸耸肩一派轻松。

  「你没说过。」韶易十分肯定。他这人缺点不少,但记忆力超群是少部分能拿来说嘴的强项。

  刘晨在闲谈言语间,无意流露一丝「设计」端倪,被韶易抓个正着。

  刘晨口中的小若是韶易的堂妹,更是刘晨心爱的新婚妻子,老婆奴隶的他对韶若言听计从,只要她发话了他就没有抗拒的理由。

  「你先前突然吵着要助理,该不会是替韶若的学妹找工作?」韶易可没忘记,工作效率奇高的刘晨开口跟他多要一名员工,当时韶易不介意多雇一个人,所以想也没想便答应了,没料到这全是秘书长的阴谋。

  「被你发现啦!」刘晨耸耸肩,一派轻松自若继续回话,「小若说冉星因为家庭因素一直找不到好工作,而她又急着用钱,所以希望我能替她寻得一门好工作,最好是将她放在我身边,我才能时时刻刻替小若保护冉星。」

  「家庭因素?」韶易扬眉。

  「怎么,有兴趣知道吗?」见韶易难得露出吃瓜群众的表情,刘晨觉得新奇极了。

  但懂老板如刘晨,怎会不知韶易肯定不会要他透露员工小道消息,所以刘晨也只是说说而已,就算他与张冉星交情再深厚,也不该在她背后谈论她的丑陋家事。

  「我没兴趣,就算有兴趣,我也想听当事人说。」纵使韶易对张冉星的外表多有好感,但事关她的私事,还是别在当事人不在场时随意谈论才显得尊重。

  「也是,只希望害她前两份工作都泡汤的鸟事别再出现就好。」刘晨自言自语。

  「你说啥?」韶易只听见刘晨「咕咕咕」像鸽子叫,根本听不清他说什么。

  「我有说话吗?」刘晨后知后觉,刚刚竟把心底话说出来了。

  「你老了所以皮松,嘴才会闭不拢,连刚刚有说话都不知道。」韶易没好气睐刘晨一眼。

  「好好好,我老,那年纪跟我一样的老板也小心皮松的问题,哪天喝茶从嘴边流出来!」刘晨反唇相讥。

  韶易冷笑几声不打算反击,「我等等得回老家一趟,今天应该不会再进公司,若有任何事情再联系我。」

  「好,我知道了。」刘晨话才刚落,突然想到什么赶紧开口再问,「老板,你最近跟『逝水』老师有联系吗?」

  「怎么了?」韶易没正面回答。

  韶易在接手「琉璃入局」后尽心扶持当代琉璃艺术家,其中以「逝水」为艺名的艺术家最为成功,只要「逝水」创作的琉璃艺术品,总能掀起收藏家争相捧钱购买,所以说「逝水」是「琉璃入局」的一只会下金蛋的母鸡也不为过。

  「最近我往他的作坊打电话,询问下个月到美国大都会博物馆参展的作品能否如期完工,总没人接听,我很担心他的安全。」一直以来「逝水」只与刘晨和韶易联系,如今其中一位联络人找不到艺术家,刘晨自然忧心。

  「我会处理。」韶易是公司里唯一见过老师并晓得工作坊位置的人,既然他表明要联络老师,刘晨自然放心。

  「麻烦老板了,后续有任何需要协助的地方,一定要告诉我。」

  刘晨耳提面命,总算等来韶易「嗯」了一声,才放心准备离开办公室。

  「记得把OK绷交给张冉星小姐。」韶易再三叮嘱。

  虽然方才张冉星一再强调后脚跟不怎么痛,如若再放任她穿这双高跟鞋,可能不只破皮这么简单,搞不好还会流血。

  「我会记得的。」刘晨饶富兴味望着韶易回话。

  当刘晨返回秘书办公区域后,将整盒OK绷放在低头整理文件的张冉星面前,「拿去用。」

  「咦?」张冉星疑惑抬首。

  「不是我买的,是老板要我转交给你的。」刘晨用下颚指指桌上的OK绷解释。

  「老板给我的?」张冉星先是一愣,接着一股暖流从心坎里缓缓流泄。

  张冉星从未想过神色高冷待人疏离的韶易,竟有如此温暖的一面,没有什么交集的人都愿意给她关怀,那「她」为何只带给她伤害,从不愿释出一点善意?

  方才在老板办公室里,韶易对她的伤口明明没做过多表示,但竟然会让秘书长转交OK绷给她,到底是他不习惯对人表达关怀情绪?还是他羞于当面表现温柔?

  无论是哪种理由,张冉星都十分感激地收下。

  「我认识老板这么久,第一次看过他对人如此上心,该不会……」刘晨和韶易认识超过十个年头,深知韶易从小受家庭环境影响,不太会对旁人释出善意,而今韶易却注意到张冉星的伤口,还主动要他转交OK绷,或许韶易也是一般男人,沉迷在张冉星的美貌之中?

  「我去准备资料了。」张冉星不等刘晨把话说完,转移话题不想听他胡说。

  「你忙。」刘晨倒是很识趣。

  张冉星起身走出办公桌时不忘低头细数手上的文件,却在下一刻撞上刚离开办公室走入秘书团办公区的韶易。

  「小心。」韶易握住张冉星的肩头,让她别撞上自己。

  张冉星怕怀中资料散了先本能抱紧,接着站直身体与韶易保持距离,「谢谢老板。」

  韶易松开手,用如冰冻湖水连一丝波纹都未能见着的眼眸,望着佯装镇定的张冉星,连应个声都没有,跨开步伐越过她走出办公室。

  张冉星看着韶易高挺身形逐渐消失在视野里,她总无法相信秘书长拿来的OK绷是出自老板之手,他看起来不像体贴入微的人。

  算了,老板体不体贴也不是她管得着,只要老板准时把薪水发给她,搭不搭理她都无所谓。

  张冉星很快地将注意力放在工作上,初来乍到的她勤奋努力,甚至主动替急着接孩子回家的同事做善后工作,导致回过神已经是晚间十点,办公室空空如也,只有她一人桌上的灯还亮着。

  「今天也辛苦了!明天再继续。」张冉星伸伸懒腰同自己说话。

  只是下班后的愉悦心情在她踏出商业大楼后,全被外头的滂沱大雨浇灭。

  瓢泼大雨不知已下了多久,路面与人行道接缝处都积满一洼洼水坑,让张冉星思索该勇猛冲往十分钟路程的捷运站,还是呆站在这等雨小点再走?

  「真可惜我的雨伞已经被借走了,不然阿伯一定把雨伞借给你。」门口守卫一脸遗憾。

  「谢谢您这么说,我等等看雨会不会小一点。」张冉星虽没能从守卫手中拿到雨伞,但她还是有礼貌地道谢。

  「不然阿伯帮你叫计程车?」守卫提议,拿起话筒就想打电话叫车。

  「不用了!谢谢您,是真的不需要。」张冉星赶紧拒绝,开什么玩笑,坐计程车从公司回家?那可是台币三百块没有找零耶!

  三百块钱够她吃三天两餐还有剩余了,花在车资上对她而言太过奢侈。

  「雨小了一点,我先走了。」张冉星睁眼说瞎话。

  虽天上的雨明明下得愈发疯狂,但她还是得赶紧离开公司,毕竟她一直站在这除了无济于事外也打扰守卫工作,反正衣服都得湿,她宁愿选择早点湿透早些回家。

  张冉星不等守卫回话,双手护着包包拔腿冲入雨中,希望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跑到捷运站。

  当张冉星跑不到一分钟,一辆黑色宾利从张冉星后方驶来,缓缓越过她停在路边。

  「上车。」宾利的副驾驶座车门被打开,从里头传来冷淡的低沉命令声。

  「老板?」张冉星脚步停在宾利旁望向车里,只见驾驶座上的韶易穿着黑色衬衫与西装裤,面无表情看向浑身湿透的她。

  「上车。」韶易再次开口,只是这回声音多了一丝严肃。

  「可是我身上都湿了。」张冉星再不识货也知道宾利价格不菲,她浑身湿答答弄坏老板的皮革内装可就罪过了。

  「想跟我僵持在这吗?」韶易口气明显露出不耐。

  韶易瞧张冉星及腰黑发黏在脸颊上,白皙肌肤因为寒冷泛起两片红痕,黑色套装紧贴在身躯让玲珑体态一览无遗,又是性感又让人觉得可怜兮兮,他明明觉得这样狼狈的她与公司里像机器人的她比起来多了一丝「正常人类」的感觉,但心情还是因为她的浑身湿透差劲到不行。

  张冉星明白她再不上车,韶易也不会轻易离去,只能硬着头皮坐上副驾驶座。

  「我……」她垂首看自己湿透的狼狈模样,就连脚踏垫都瞬间变成一片深色,心下十分愧疚与心虚,才想开口道歉却被韶易抢去话语权。

  「披着。」韶易从后座拎起西装外套交给她,一边调高车内温度一边询问:「你家住哪?我送你回家。」

  「不用麻烦老板了,请载我到捷运站就成。」张冉星赶紧拒绝,就连韶易递来的外套都只有放在大腿上不敢穿着,免得将价格不菲的西装外套弄得更湿。

  韶易没回话,只是转首看着张冉星,颇有她不回答就不开车的打算。

  蓦然间,张冉星染着咖啡色的眼瞳窜入韶易心间,一种疼痛又怜爱的感觉莫名升起,他不晓得自己为何会有这种反应,只觉得眼前的张冉星给他弱小却意外坚韧的反差,令他想到了什么,只是具体是何事,韶易却说不上来。

  「我家离公司很远,跟老板家是反方向。」张冉星不过区区一名小员工,怎好意思让老板送她回家。

  「只要我想送,无论多远都顺路。」韶易说的是实话,倘若他对张冉星没兴趣,他大可假装没看见直直将车子开过去。

  当韶易从山上老家返回市区居所刚好经过公司,远远地就见张冉星抱着包包在雨中奔跑的模样,好几次他都见她鞋跟卡在人行道石砖的缝隙间差点跌倒,在他回过神时,车子已经停在路边主动开车门表示要载她回家。

  「谢谢。」张冉星没想到韶易会说出这样的话,毕竟他看上去不是古道热肠的人,人果然不能只看外表呀!

  张冉星很快地报告自家住址,韶易一边听着一边输入导航,「把外套披在身上。」

  韶易话才刚说完,双手放在方向盘便将车往前驶,在下一个分隔岛回转朝反方向快速行驶。

  韶易的开车技术从简单的转向就能看出技巧高超,流线型的弯法让车内的乘客坐起来十分舒服,加上他轮廓分明的侧脸神色认真,转动方向盘时戴在左手的曜石黑皮革手表从黑色袖口露出,迷人得让只要有眼睛的女孩都被电得昏头转向。

  张冉星不敢再多看老板一眼,乖乖把外套披在身上,外套上沾有古龙水揉合肥皂香的气味窜入鼻间,她知道那是属于他的味道,因为今早在公司差点撞上韶易时,她就已经闻见专属他的好闻气息,只是当时仅匆匆一闻并无过多想法,而现在他的外套就盖在她身上,想不细细品味一番都难吧。

  老板不只聪明、长得又好看,怎么连身上的味道都这么好闻?称作「男人天花板」都不为过吧!

  老天爷呀!祢想把与老板共事的女同事逼到什么境地才肯罢休?张冉星在心底忍不住抗议,但表情依旧保持镇定,免得被发现不纯的心思。

  韶易真的很想专注前方车况,但总忍不住用余光瞄向安静无语的张冉星,他并不觉得不相熟的两人,在寂静无声就连音乐都没开的密闭车内独处有多尴尬,反而十分享受与她这份安静的时光,直到他见她放在大腿上的交握十指微微颤抖,才后知后觉发现她好像还是觉得冷。

  「这么晚才下班?」韶易总算开口,但在说话同时,他再将车内温度调高几度。

  「为了翻译明天给美国分公司的介绍稿件,所以晚些下班。」张冉星很清楚看见韶易将车内温度调高,他的贴心举动让她总不免怀疑,老板冷漠面孔下心思究竟有多细腻。

  「翻译稿件不是王秘书的工作?」韶易扬眉。难不成大家看张冉星初来乍到集体欺负她?

  不对呀!张冉星有秘书长刘晨罩着,有谁敢算计到她头上?

  「王秘书的孩子病了急着回家照顾,我自愿帮忙翻译。」张冉星感受到韶易的疑惑与不悦,越想越觉得不妥,赶紧侧过身看着老板,略带紧张地重申:「老板请放心,王秘书知道我的翻译能力不错,所以才放心把工作交给我,而且她也给了我翻译费用,一个字两块钱,真的十分大方。」

  瞧张冉星紧张兮兮模样,韶易知道她是急了,她恐怕是担心他会找王秘书算不尽忠职守的帐,也怀疑她的翻译能力,毕竟公司里的中译英工作都是出身文科的王秘书负责,而今她竟将翻译工作转交商科毕业的新人之手,实在说不过去。

  「请老板放心,虽然我不是本科系毕业,但我在留学期间曾接不少出版社发给我的中译英的工作,从未有任何疏失,若老板不相信,我等等回家将我翻译好的书目寄电子档给老板过目,王秘书正是知道这点,才放心把工作交给我,绝对没有渎职。」张冉星瞧韶易迟迟没表态,神色紧张地再次保证自己的翻译能力肯定上得了台面。

  当车子缓缓停下,张冉星才后知后觉发现,韶易已将她载回家门口,此时,韶易转首望向她,虽面容依旧冷然,口吻却多了些许温柔。

  「我不觉得你接翻译工作有错,王秘书的小孩年纪还小,她会放心不下孩子我也能理解。」韶易微微勾起嘴角,倘若他再不表明自己并没有恼怒,想必她今晚应该紧张得不用睡了吧。

  「谢谢老板。」至少王秘书明天不会被责骂了。张冉星松了好大一口气。

  「我相信你的翻译能力,倘若之后王秘书还得回家看孩子,你就放心接下工作没关系。」韶易看过张冉星的履历,他晓得她曾替中文出版社翻译不少文学书籍销往国外,但文笔如何?他应该要找几本来瞧瞧才能下定论。

  「真的吗?」张冉星喜出望外。

  「当然。」韶易正色点头。

  韶易看了张冉星欣喜若狂的模样,与公司里宛如高岭之花对比,两者出入让他觉得有趣极了。

  难不成张冉星属于慢熟型的人?韶易在心底替张冉星下注解。

  「只是,希望你别太累就好。」韶易再次开口。

  虽然韶易不晓得张冉星的过去,但从刘晨言谈中透露的张冉星,看来她的人生应该不如外表,看上去是如此完美。

  韶易突如其来的关心令张冉星心底一震,她没想到老板除了托人转交OK绷外,竟还会说出这般贴心的话,或许,韶易根本不如传闻中的冷酷。

  「谢谢老板。」张冉星点首,接着将手放在车门上,「我先下车了,老板的外套我清洗后再还您。」

  「没关系,直接放着就好,我再处理。」

  也是,老板的外套可是名牌货,她赚了一个月的薪水也买不起一只袖子吧!这种金贵的衣服不是她用手洗就能洗干净的高档货,还是把衣服还给老板比较妥当。

  张冉星思及,下车后将外套简单摺叠好放在副驾驶座上,「谢谢老板载我回家,您回程请小心。」

  韶易勾起嘴充当回覆。

  当韶易看张冉星走入打着黄光的公寓大厅,他才弯身从挡风玻璃仔细瞧她的住所。

  这是一栋离市中心有些远却近捷运站的建案,从外观气派与挑高大厅模样看来,少说一户也得三、四千万才买得起,所以张冉星并不是穷困的人?是他猜错了?

  对于张冉星美艳的外表下还藏着什么秘密,韶易心中非常好奇,但理智却告诉他不需过多深究,毕竟在公司与女员工有私情,并非他一贯的作风。

  韶易驱车离开,在下一个等红灯的十字路口,探手将方才输入的张冉星住家地址删去,但不可否认,她家的位置早已深深烙印在韶易心底,想删也删不掉。

0 0
分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书斋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