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返回顶部
admin 16管理员

此人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 突出贡献

    长期对论坛的繁荣而不断努力,或多次提出建设性意见
  • 荣誉管理

    曾经为论坛做出突出贡献目前已离职的版主
  • 发帖34106
  • 主题11662
  • 粉丝30
  • 关注0
大家都在看
相关推荐
开启左侧

[11月试阅] 鹤鸣《宁富天下》(二)

[复制链接]
admin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1-11-16 12:41:40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145208i0r8zwlzkk1nz0qk.jpg


出版日期:2021年11月2日

【内容简介】

身为最后大反派,他自然是声名狼藉,
可她怎么看,这头传说中的「恶犬」,
都只是只想保护自己至亲的受伤小狗……

人情债,是世界上最难还的,尤其陈宁宁欠的还是救命恩情。
所幸天赐良机,黑袍小将打听到她擅种植,拜托她种一株药草救兄长。
她定睛瞧种子与图画,这不正是她山庄内种出的药草吗?
虽然不认为这种清热的药草珍贵,但人家急需,拿来还恩情也够了吧!
她捏着挂在脖子上刻有「宁」字的玉珠微笑,反正无论是药草还是粮食,
只要能拿到种子,她再偷偷用玉珠里的泉水一浇,要多少都有!
无奈还没开心多久,她就发现此人竟是原书里的大反派──九王爷厉琰。
记得他在剧情中是号称疯狗,杀人如麻、随时会翻脸的主呀!
她实在不想跟他扯上关系,偏偏她错估那药的价值,他还需要更多,
可气的是,她都讨巧卖乖答应帮忙种药了,他却得寸进尺、故意压迫,
她上辈子事业有成,如今也是一个山庄的庄主,哪能受这股窝囊气?
「那株药草培育艰难,倘若军爷急用,不如另请高明?」
「一事不烦二主,你且放心,厉某定不会催促姑娘。」
只见他勾起嘴角,不再咄咄相逼,语中带有安抚之意,令她摸不着头脑。
也罢,反正现在剧情都改变了,那她瞎怕什么?难道她还怕多赚钱吗?



  第二十一章

  「既然如此,就去看看吧。」

  厉琰笑了笑,原本他还暗中盘算,此次为了救陈宁宁的外婆,花上五百两黄金在所难免。等到她山庄做起来,赚钱了,定要叫这只山猫还回来。

  结果到了后院,看着房前院里随意摆着的六盆红艳艳的仙草,厉琰的那张俊脸几乎绷不住了。他费了好大力气,才维持一脸镇定沈声问道:「只有这几盆?」

  陈宁宁一时也辨不出他的意思,于是说道:「只有这几盆了,若是不够给你兄长治病,那就再把我爹的药茶分你一半吧。」

  见他没开口,陈宁宁只得硬着头皮解释道:「从前我并不知道这血牛筋这般贵重。只是听张叔叔说,可以强身健体,正好我爹前阵子多灾多难的伤了腿。老大夫说,我爹这腿必须长期保养。我便找了个茶方,把血牛筋晒了,做成药茶。谁承想,才刚喝上,你就来寻它。那日之后,我便不曾再动过这血牛筋,改用普通牛筋草制茶了。」

  说罢,她便指着窗下晾晒的牛筋草。

  厉琰看了一眼,果然除了颜色不同,这牛筋草与血牛筋几乎长得完全一样。他暗自咬牙,老半天才平静地问道:「该不会我方才喝的,便是血牛筋制成的药茶吧?」

  「嗯。」陈宁宁老老实实地点了点头。

  厉琰满口银牙都要咬碎了,终于忍无可忍刺了她一句。「你倒真舍得给你爹喝五百两黄金的茶。」

  陈宁宁小声咕哝了一句。「你不也花五百两黄金,给你哥买下一株草治病吗?都是用血牛筋治病,又有什么差别?」

  厉琰顿时哑口无言,可他心里却怎么都高兴不起来,又不明白其中缘由。最后只得瞪着眼睛,上上下下打量眼前的小山猫。此时小姑娘一副乖巧老实的样子,满脸都是天真无辜,就好像生怕一不小心惹他生气似的。

  厉琰深吸了几口气,又开口说道:「说吧,你打算怎么跟我做这笔买卖?」

  陈宁宁抬起头,偷瞄了他脸色一眼,小心翼翼地说道:「我其实是想着,我家这情况拿着这么珍贵的药草,不是给我爹娘惹祸吗?于是,便想着倒不如把血牛筋都送给厉军爷就好了。反正当日我们也欠你的人情,便当还你了。」

  厉琰显然不信,冷笑道:「三千两黄金,你倒是大方。恐怕不只如此吧?」

  陈宁宁纠结地看着他,笑道:「若是军爷的兄长治好了,血牛筋还有富余,你那里自然有懂这药价值的人。既然如此,不如请军爷帮忙把这些药草卖出去。我家就只收个种植成本就好,一株一百两黄金,如何?」

  小山猫果然不老实,悄悄地便伸出了毛茸茸的小爪子。偏偏她只是轻轻一抓,却挠得他心里都有些发痒了。厉琰突然生出了几分恶趣味,想要继续逗猫儿,于是便故作蛮横地说道:「若我兄长需要把这六株都用了呢?」

  陈宁宁垂着头,叹了口气,说道:「这株草虽然很像染色的牛筋草,可它所需的土壤和水都十分苛刻。张叔种了五年,才养成一株。后来,我们想办法分盆培育,才种成十株。既然都答应了军爷,那就都给了你吧。只是以后要再种它,恐怕也是不能了。」

  厉琰看她脸上的表情,难得这般生动鲜活,就像被欺负又不敢反抗的仔猫一般。他差点忍不住笑出来,最后总算强忍住了,又开口说道:「仙草这般难种,厉某怎能让姑娘吃下这亏?倒不如就依姑娘所说,每株一百两黄金,姑娘往后可要悉心培育血牛筋,若是能再种出,厉某自然还会来收。」

  说着,他便打了个手势,让守在远处的来安过来。

  来安呈上一只箱子,当着陈宁宁的面打开,里面满满当当,都是金元宝。不得不说,陈宁宁还真没有见过这么多金子,她甚至看不出这些元宝的重量,只略微一数,足足有二十枚。

  陈宁宁喃喃自语道:「二十五两一枚的金元宝吗?」

  来安听到这话,忍不住说道:「姑娘说笑了,这里是五十两一枚的金元宝。」

  「这是多了一倍?」陈宁宁瞪大眼,连忙看向厉琰。

  厉琰却突然说道:「剩下五百两,就算给陈姑娘的订金了,姑娘往后可要悉心培育这血牛筋。对了,姑娘不是还要送一些凉茶给我吗?」

  陈宁宁嘴角一抽,显然不大满意。可她隐忍一会儿,到底还是应道:「行吧,我这就帮你拿茶去。只是这些花盆你们能带得走吗?不如找来马二叔赶着牛车,帮你们运回潞城去?」

  来安连忙说道:「大可不必如此,属下已经召人来了,很快就到。」

  这桩买卖,明面上看起来是厉琰占了大便宜。低价买入好几株血牛筋,自此有了保命良药不说。还用之前许诺给陈宁宁的酬金,又跟陈宁宁签订了预收协议。

  他权势在身,自然不怕小小的陈宁宁算计他。

  况且这些血牛筋若是放在陈家,也是不小的负担。若是他们直接拿到市面上去贩售,或许短时间内,会引起价格哄抬,甚至能卖出天价。可这药草一旦传出去,定然会把陈家变成众人的靶子。

  轻则再冒出个王生平,各方面打压陈家。要是知道陈宁宁会种药草,把她圈起来,像农奴一样,逼迫她每天种草药,那就太可怕了。因而,陈宁宁这次选择跟厉琰做买卖,看似吃了大亏。实际上,却是最好的保命之法。

  厉琰也明白小山猫的心思,因此又高看她一眼。

  倒是陈宁宁被他盯得心里紧张,生怕他再想出什么稀奇古怪的花样来。于是只得打起精神,也不拒绝厉琰的提议。反而笑咪咪地看向他,完全是一副老实天真的模样,似乎已经安心做个上游供应商了。

  殊不知,她这副做派,倒像是猫儿撒娇一般,厉琰心里舒坦,也不想为难她。

  就连陈宁宁打包茶叶时,只包了少量血牛筋,又当着他的面,包了一大包绿色牛筋草茶。厉琰也只是微挑双眉,并没说什么。

  反倒是陈宁宁笑着解释道:「其实这两种草制成茶也没什么两样。我也觉得奇怪,分明都是同一种草,这血牛筋不过颜色鲜艳些,怎么就变成救命仙草了?反正我平日里更喜欢喝牛筋草,这血牛筋这般珍贵,喝多了不免糟蹋。厉军爷不妨回去试试,若喜欢牛筋草凉茶,喝完再打发人来拿就是了。」

  至于血牛筋也就这么多,再想要也没有了。

  厉琰看着挺像那么回事的大纸包,微微点一下头,算是同意了。

  陈宁宁本想把茶包递给来安,不料厉琰直接大手一伸,接了过去,完全是一副不想假他人之手的样子。陈宁宁自然随他去了,仍是一脸乖巧地站在一旁。

  这时候,来安找的人已经到了。进院子的三人,都是膀大腰圆的壮汉,长相倒是十分普通,扔在人群里便认不出来那种。

  陈宁宁心中暗自猜测,这些恐怕都是厉琰手下的密探和死士。她在一旁看着那些人动手搬花盆,也不多话。倒是来安叮嘱他们将药草罩上黑布,把这些药草看好了。

  不一会儿工夫,药草便搬完了。

  陈宁宁跟着父亲,一路把厉琰主仆送出大门,这才悄悄吁了口气。她从业这么多年,也做过这么亏本的买卖。如今赔本不说,还要担心厉琰什么时候翻脸。

  关键是,没人能摸得清疯子的想法。虽说如今厉琰看着还算正常,可原书里对疯狗王爷的描写实在太可怕了,陈宁宁不得不暗自提防。

  这时,厉琰都要上马了,却突然回身看向她,说道:「往后有劳姑娘多费心了。」

  「尽力而为。」陈宁宁有礼地说道。

  偏偏厉琰挑眉看她,一脸似笑非笑,就像在说:你可不像这种乖巧的孩子,装什么?

  陈宁宁脸上笑容一僵,想着她刚开始还与他针锋相对地较劲,后来又赔本还赔笑脸的,反差太大,实在不适合,反倒惹人怀疑。

  于是,索性也就不装了,又微眯着眼看向厉琰,勾起嘴角说道:「军爷所托的那株花种,培育起来实在艰难。倘若军爷急用,不如另请高明,宁宁实在怕有负军爷嘱托。」

  厉琰一看,小山猫恼了,伸出小爪子要抓人了,便不再逗她。又说道:「一事不烦二主,陈姑娘且放心,厉某耐心得很,定不会催促姑娘。」

  说着,他便扳鞍上了大黑马,带着属下离开。

  待这行人走远,看不见身影后,陈家父女瞧着探头探脑的邻居们,也没解释什么,转身便回家去了。

  关好院门,陈宁宁顿时觉得浑身发软,再也没有力气应付父母了。

  她摸着额头上的汗,连忙吩咐婆子烧些水来,她要沐浴更衣。

  陈父一直在旁观看,女儿和小军爷谈下了千两黄金的买卖,也跟着有些心惊肉跳的。

  只是他实在看不出,女儿跟那小军爷在打什么机锋。两人你来我往的,宁宁就像变了一个人。他待要开口询问女儿,却被妻子直接拦下了。

  陈母连忙说道:「这么热的天,姑娘顶着大太阳,从山上一路走下来,着急忙慌的,可别再中了暑气。有什么话,不妨等她梳洗完了,再同她说吧。」

  陈父只得闭上嘴,见女儿已经往后院去了,他这才忍不住小声跟妻子抱怨。「方才你是没看见,宁宁在那小军爷面前,完全变了一副模样,那一脸笑倒像是黏在脸上似的。这丫头该不会是看上人家军爷了吧?那厉军爷实在生得一副好模样,况且出手也阔绰,看起来家境不俗,之前还救过宁宁一回。小女儿家的怕是最讲究这种缘分。」

  陈母瞪了他一眼,连忙说道:「你少胡说,怎么说宁宁看上了厉军爷?你就没发现你闺女在冒汗吗?」

  她倒觉得,小闺女似乎受了不小的惊吓。完全是仗着胆子,硬撑着应付厉军爷。想想也是,千两黄金的买卖,谁不紧张?何况是他们家小闺女。

  陈母一时又忍不住心疼起女儿来,便又开口骂道:「咱们别给姑娘添麻烦,倒不如喊了宁远赶紧回家来,让他们兄妹俩好好商议。你呀,还是去读你的圣贤书吧。我和吴妈煮些绿豆汤备着,给孩子们消消暑气。这一天到晚劳心劳力的,我闺女眼瞅着都瘦了,怪可怜的。」

  「是是,我不问了,去外面看看花草,总可以吧?」陈父说着,便拿起一本书,信步走到院中竹亭里。

  刚刚坐下,倒了一杯茶,一时又忍不住朝着茶杯自言自语道:「那厉军爷一看就不是寻常人家,也不知道他是何等身分?单论外貌,倒与我家宁宁般配得紧。可惜我家不嫁女儿,想招上门女婿。」
0 0
分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书斋

本版积分规则